羊城晚報 (2022/08/06)

(A07) 漫读周末·看天下 | “她就是个疯婆子”

来源:羊城晚报     2022年08月06日        版次:A07    栏目:    作者:孙梓青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6日,美国华盛顿,佩洛西参加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举行竞选之夜活动(资料图) 人民视觉

  

  羊城晚报评论员 孙梓青

  

  “她就是个疯婆子。”

  被特朗普这样评价的女人是谁?

  这个82岁的老妪,是5个孩子的母亲、9个孩子的祖母。同时也是美国如今最有权势的女人——四任美国众议院议长,美国唯一担任过议长的女性。她还是美国总统第二顺位继承人,仅次于副总统。

  作为纵横国会35年的美国“三号人物”,佩洛西本周进行了她政治生涯最受关注的表演。在结束亚洲行后,回到她位于国会大厦圆形大厅的巨大办公室后,或许要着手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了。

  

  “市长的女儿”

  

  佩洛西似乎天生就拥有某种政治敏感和投机的本领。

  这得益于她出生于政治世家。1940年佩洛西出生时,她的父亲时任国会议员,后来又出任巴尔的摩市市长。她的哥哥也曾子承父业担任该市市长多年。

  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从11岁开始,佩洛西就负责管理父亲的“政治人情档案”:用本子记下有求于她家的人,以便在选举时要求他们投父亲的票;12岁时,佩洛西就帮父兄竞选,参加了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还在华盛顿三一学院读书时,她曾作为民主党的“青年积极分子”赴首都华盛顿参加类似夏令营的活动,与后来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同框;1960年,佩洛西应邀列席肯尼迪总统就职仪式,那年她不过才是21岁的青涩少女。

  所有人都以为她必将杀入政坛时,毕业后的佩洛西做起了“全职太太”。1963年佩洛西与来自著名房地产商兼风投大户家族的保罗·佩洛西结婚。婚后,她开始相夫教子。

  不过,她也并未彻底从政治舞台隐退。1976年,佩洛西当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并担任此职长达20年;1984年,她当选加州民主党主席;1987年,她当选国会众议院议员,完成了从家庭妇女到政治家的蜕变,而此时的佩洛西已经47岁。

  随后,从议会少数党党鞭做到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再到2007年成为美国众议院首位女性议长。

  在与美国政治打交道的一生里,被称为“美国最危险的女人”的佩洛西逐渐掌握了政治游戏的规则。

  

  “国会山股神”

  

  在2010年出版的《她是老板:南希·佩洛西令人不安的真相》一书中,作家罗谢尔·施魏策尔称,佩洛西父亲的政治机器被丑闻玷污(美媒曾披露,佩洛西父亲原本有成为州长的想法,但为涉及一起停车场建设有关的腐败丑闻而受挫),她从父亲那里学到了庇护、无情和党魁的信条,即不承认任何事情,从不道歉,受到挑战就进行攻击。她声称是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而行动,但却通过立法和个人金融交易来丰富其家族的投资组合。

  “佩洛西是一个真正的政治老板,不要被她的形象所迷惑,佩洛西只会做生意。”书中说。

  她确实很会做生意,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上,都赚得盆满钵满。

  就在此次亚洲行之前,美国多篇媒体报道爆出佩洛西利用她丈夫保罗作为白手套进行了大量的股票交易,根据《纽约邮报》的统计,佩洛西个人财富估计超过1亿美元,而她的年薪仅约为20万美元。

  尽管佩洛西否认她的丈夫使用她提供的信息进行股票交易,然而保罗在股票市场的交易操作却不言自明。

  去年6月,在美国众议院针对硅谷巨头进行反垄断行动投票前不久,保罗购入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票,获得了530万美元的意外之财。保罗也曾购买超过数万美元的特斯拉股票,此后不久,拜登政府签署了要求所有的联邦车辆须为电动车的行政命令;今年6月17日,他抢购了可能高达500万美元的计算机芯片宠儿英伟达的股票,此时正逢国会接近通过数百亿美元的美国半导体生产企业福利补贴。保罗“下注”后,英伟达股价上涨近 10%……

  未免也太巧合。

  广大美国网友都直称佩洛西是“国会山股神”,并纷纷跟进她买股票。

  

  “后院起火”

  

  82岁的佩洛西的亚洲行如此高调“玩火”,有观察人士认为,主要因为“后院起火”。

  除了股票操作引发的广泛质疑,她丈夫、儿子也深陷丑闻。在佩洛西还身处亚洲之时,她的丈夫保罗3日被传讯,罪名是酒后驾驶并导致他人受伤。而且酒驾被捕期间,他体内还被检测出有毒品,并试图向警察展示某基金会的会员卡,该基金会长期为当地警员及子女提供资金。

  今年年初,佩洛西的小儿子第六次因涉嫌腐败遭到调查。《纽约邮报》称,在最新一次的丑闻中,小保罗作为高级副总裁所供职的公司,几年前涉嫌向欺诈者出售消费者数据,而这些数据随后被用来诈骗病患和易上当的老年人。

  家庭丑闻已经让佩洛西疲于应付,政治生涯也迎来最大危机。

  最新民调显示,对她持负面评价的美国民众已过半。民主党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中期选举主要是国会改选,如果民主党丢失众议院多数党的位置,那佩洛西议长的位置自然不保。企图延长政治生命的佩洛西,使出了各种招数,自然也包括她一直“擅长”的炒作中国问题。

  连佩洛西自己都说自己“专业黑中国”30年。去年12月初,佩洛西在接受采访时被质疑“迎合中国”。对此,她为自己辩解道:“30多年来,我(在中国)一直被认为是最不受欢迎的人,他们甚至用了比这更严厉的词。”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佩洛西就长期反对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或提出各种附加条件),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上设置障碍。当然在中美经贸关系发展的大势之下,这点伎俩不过是螳臂当车。

  此外,佩洛西屡屡干涉中国的内政,例如会见达赖喇嘛,支持香港的“黑暴”活动,还曾多次在所谓人权、军售、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发表反华言论,呼吁抵制北京奥运会、冬奥会等。

  早在2008年,新华社就曾评论称:“佩洛西以其双重标准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而乐此不疲。”十几年过去,佩洛西依然不改“双标本色”。2019年6月,她公然纵容反中乱港分子采取违法暴力手段,同中央和特区政府对抗,甚至声称:“有200万人上街,那不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吗?”但到了2021年1月,“美丽的风景线”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国会山上演,佩洛西这时候却说:“这是对我们民主的颠覆。”

  别人家发生违法暴力事件是“美丽风景线”,自己身边的就是“颠覆”?

  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强调的,如果有时间有精力,奉劝佩洛西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中国就不劳她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