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 (2022/08/06)

(A06) 漫读周末 人世间 | 半张族谱寻根记 台湾籍北大学生林彦辰凭借爷爷留下的半张族谱找到了大陆的亲人

来源:羊城晚报     2022年08月06日        版次:A06    栏目:    作者:孙梓青

     林彦辰、林冠廷兄弟与大陆亲人吃团圆饭

     林彦辰(右二)、林冠廷(左二)兄弟与大陆亲人在林润故居前合影

  

  文/羊城晚报记者 孙梓青 图/受访者提供

  

  75年前,林彦辰的爷爷滞留在了台湾;30多年前,林彦辰的爷爷回福建莆田探亲将“半张族谱”带回台湾。如今,凭借这“半张族谱”,在北京大学读书的台湾籍学生林彦辰回到了自己的祖籍地,见到了在大陆的亲人。

  2017年,林彦辰跨过海峡来到北京大学求学。他曾经是国庆70周年群众游行方阵的成员,还曾作为两岸青年学生代表,敲响农历新年的钟声。如今,林彦辰正在福建漳州的政府机关实习,他希望自己能在前面探索开路,让更多来自宝岛的爱国青年有机会在大陆工作。

  

  凭借半张族谱 福建莆田寻根

  

  回到祖籍地福建莆田看一看,是林彦辰的心愿。他告诉记者,自己的爷爷林文芳1947年考上复旦大学之后,到台湾探望出嫁的姐姐。不料国内局势变化,林文芳滞留台湾,一留就是40年。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两岸第一次开放探亲,林彦辰的爷爷才得以回到福建莆田探亲,并因此将“半张族谱”带回台湾。

  “从小爷爷就和我们讲我们的‘根’是在海峡对岸的莆田。”林彦辰说。深受爷爷的影响,小时候“莆田”这个名字就早已深深刻在他的记忆中。2017年,林彦辰来到北京读书,去莆田看一看的想法更加强烈,只是因为课业繁忙等原因一直未能成行。

  去年暑假,林彦辰和弟弟林冠廷作为北京大学暑期实践团的成员来到福建平潭,这也是他第一次踏上福建的土地。平潭距离莆田不过是1个多小时的车程,林彦辰更坚定了要到莆田“寻根”的想法。

  出发之前,林彦辰对是否能够找到在大陆的亲人并没有底。“虽然爷爷曾经回过大陆,但是当时通信并不发达,我并没有大陆亲人的联系方式。”林彦辰说,“当时的想法是,即便找不到家人,我们也要去莆田看一看,看一看家乡是什么样子。”

  令林彦辰欣喜的是,“寻根”的过程出乎意料地顺利。凭借“半张族谱”以及爷爷在林润故居长大等信息,全国台联、福建省台联以及莆田当地台联用了不到1个小时就找到他在大陆的亲人。“那是星期五的下午,第二天是周末,我们一早就坐车去了莆田。”林彦辰说。

  “一切的感觉都变得真实。”林彦辰说,虽然一直知道在莆田有亲人,但都是听长辈们提及。来到莆田,见到了亲人,林彦辰感觉,曾经听过的所有都变成了现实。站在先辈林润的故居前,林彦辰感慨万千:“林润是明代的御史,敢于与严嵩、严世藩这样的权臣斗争。他的故事激励着我,只要认准是对的,就要坚持下去,不畏惧斗争。”

  在莆田,林彦辰有一种“回家”的温暖感。“大陆的亲人都说,如果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联系他们。”林彦辰说,“我和弟弟来到大陆读书学习这些年,以前遇到问题都只能找台湾那边的家人。我现在感觉,家人们就在这里!”

  

  政府机关实习 为后来者铺路

  

  记者联系上林彦辰的时候,他正和弟弟林冠廷风尘仆仆赶到福建的漳州。作为北京大学“力行计划”福建漳州实践团的成员,他将在漳州市台港澳办进行为期1个月的实习。实际上,这已经不是林彦辰第一次在大陆政府机关实习。

  去年暑假,林彦辰就作为学校实践团的团长,在福建平潭综合试验区创新研究院台湾研究室实习工作。他和弟弟是实践团中唯二的两位、也是最早在大陆政府机构实习的台湾籍学生。

  平潭是对台工作先行先试的地区,在这里,林彦辰开展了系列涉台问题的调研工作。“例如,如何翻译‘台胞’才能准确表达出其含义?台胞如果想在大陆购房,在大陆没有信用记录应该如何贷款?”林彦辰向记者分享着工作中的细节。

  今年在漳州实习,在林彦辰看来又是一个突破。“我有机会在政府机关实习,就要把工作做好。我们在前面慢慢尝试探索,拓展道路,这样以后台湾来的师弟师妹们会有更多的机会,在大陆的政府机关实习、工作。”粤港澳大湾区招录港澳籍公务员的新闻令林彦辰振奋,他希望今后也能到大陆的政府机关或者社会团体工作,为人民服务,为社会的进步出一份力。

  

  参加国庆游行 敲响新春钟声

  

  参加国庆70周年的群众游行,是林彦辰印象最为深刻的事,“当时和大陆的同学们同吃、同住、同训练。虽然辛苦,但是感到骄傲,乐在其中”。

  在国庆当天站在天安门广场时,林彦辰心潮澎湃:“我尽全力把中国当代青年的精神风貌展现出来。我们走群众方阵,不仅仅走给我们国内人看,而是走给全世界人看,每一秒都将成为历史的画面!”

  在今年的春节,林彦辰还被推荐为两岸学生代表,敲响新年的钟声。“当得知这个消息时,我还是有些忐忑的。作为台湾地区学生的代表,我感觉担子比较重。”林彦辰回忆说,“尽力地表现好,不辜负期望。”

  敲钟的录制是在北京的大钟寺,那时的北京非常寒冷,气温已经降到零下。为了拍摄效果,参与拍摄时,只能穿单薄的衣服,这一录就是从下午录到晚上,不知道录了多少条。“一边发抖,一边完成任务。”林彦辰笑着谈论这段难忘的经历。

  “在春节联欢晚会上,看到自己敲钟的片段,还是挺开心的。”林彦辰说:“春节是我们最开心、最开心的时候,是两岸中国人都最重视的节日。看到敲钟的画面,我觉得做到了想要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