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 (2021/09/20)

(A06) 花地·纪实;晚会·潮人新知 | 紫苏炒田螺

来源:羊城晚报     2021年09月20日        版次:A06    栏目:“乡音”征文    作者:乔欢

     扫码聆听上期《寻觅红炮楼》粤语播音

  

  □乔欢

  

  岭南人的中秋赏月夜,有一道美味一定不会缺席,那就是紫苏炒田螺。

  岭南人爱吃田螺,是有文化传承的。据清咸丰年间的《顺德县志》记载:“八月望日,尚芋食螺。”民间认为,吃螺可以明目,中秋节吃田螺可使眼睛“明如秋月”。而粤语中,“螺”与“摞”(意为拿取)同音,俗话说“无得食,问田螺(摞)”,故中秋之夜吃田螺,还有丰收之意。

  每年中秋节前,婆婆都会买回几斤新鲜田螺,先养在清水里。中秋那天,婆婆一大早就用细毛刷把田螺清洗干净,用钳子把螺尾一个个剪掉,然后去楼顶花园摘一把散发着清香的紫苏叶,开始炒制晚上赏月要吃的田螺。炒田螺,紫苏是关键,加上蒜蓉、姜蓉、沙茶酱和红辣椒圈一起翻炒后,满室生香。那便是我记忆中中秋特有的味道。

  待一轮明月挂上天空,我们兴冲冲地把茶具、月饼、田螺、各色水果,一样样端上楼顶花园,在石桌上摆放停当。夜色如水,桂花吐芳,大家围坐在石桌旁,抿一口清香的铁观音,品一口传统的广式月饼,目光却径直越过柚子、柿子、芭蕉、黑加仑等时令水果,直奔那碟紫苏炒田螺而去。眼到的同时,手也到了,拿起一只螺嘬两下,即时一团螺肉进口,螺壳则被弃入另一只空碟。中秋赏月夜,就在全家人此起彼伏的嘬螺声、谈笑声中沸腾起来。

  上世纪80年代的珠江边,每到夜晚有很多大排档,随便选一家坐下,要上一份爆炒田螺、两瓶珠江啤酒,和朋友吃螺、喝酒,任凭江风吹拂,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格外有滋有味。在流溪河畔的农家菜馆里,常见那些漂亮女白领姿态优雅地品着茶,说话温声细语,浅笑安然,但当一盘紫苏炒田螺被端上桌时,淑女们也不会再矜持,食指大动,不一会儿工夫,田螺便能被消灭大半,她们的声调也开始高扬,气氛顿时便不一样了。

  吃田螺其实很需要些技巧。“老广州”们从小耳濡目染,吃起螺来,手起、嘴嘬、螺壳弃,用不了一秒,美味已入口中。但我嫁入广州十余年,一直没学会吃螺,每次都要借助牙签慢慢地把螺肉挑出来吃。吃的效率自然低了很多,缺少了吸吮的步骤,味道也大打折扣。好在前一阵子,我终于学会嘬螺,才享受到酣畅淋漓的嘬螺乐趣——螺肉肥美鲜香,汁液香辣浓郁,搭配到一起,真是让人停不了口。我也终于明白了“香螺酌美酒,枯蚌藉兰殽”的滋味。

  

  《“乡音”征文》栏目欢迎投稿。稿件要求具有纪实性,以散文随笔为主,紧扣岭南文化。投稿请发至邮箱:hdjs@ycwb.com,并以“乡音”征文为邮件主题,个人信息请提供电话、身份证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