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 (2020/11/22)

(A06) 2020花地文学榜揭晓特刊;人文周刊·七杯茶 | 阿伦特的三个契机

来源:羊城晚报     2020年11月22日        版次:A06    栏目:【横眉冷对】    作者:杨小彦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  

  

  我总在想,是什么原因让阿伦特洞察到了平庸之恶?

  可能有三个契机让她得以完成这一使命。

  第一个契机是她18岁时遇到了哲学家海德格尔,这成了她终生的情感陷阱,即使清楚眼前的思想家是一个纳粹党人。她为此挣扎了一辈子,哪怕思想上有了清晰的结论,却还是拗不过身体本能的反应。再也没有比肉身更短暂的存在了,这是平庸之恶无成本之载体。

  第二个契机是她在逃亡的路上认识了本雅明。两人命运与共,匆忙地行走在危险日益逼近的路上,每日每时具体而微地探测着恐惧的深度,并勇敢地承担起救助者的使命。后来,本雅明多次过境不成,遂在一个漆黑之夜自我了结。战后,阿伦特收集本雅明生前的文章整理结集出版,好让这个本来肯定要消失在历史中的敏感者重新被世人所认识。

  阿伦特说,身后之名不是平庸者的命运。

  第三个契机是她亲眼目睹了杀人犯艾希曼在以色列法庭上胆怯甚至不无懦弱的日常表情。似乎没有理由把眼前这个人和凶残的刽子手联系在一起。而艾希曼的辩护词只有一句:执行命令!

  命令肯定是邪恶的,但执行命令是否也属于邪恶?这是对自上而下的运行机制的无情追问。阿伦特明白,在这里,平庸之恶得以上升为公开的与大范围的暴行。

  所以,我不认为阿伦特的洞察仅仅是一种学术。相反,如果没有这样三个人生的契机,哪怕你读书破了万卷,也无法抵达真理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