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夢虛實交織看不清

2017/10/13

穿裙子的女子,雙腳毫不掩飾地打開,另一旁則有人向她丟石頭,看似無厘頭的畫面,是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新作《捕夢》中的一瞥。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鄭宗龍表示,這次的作品主要談論夢境、潛意識等內容,耗時近1年時間創作,中間也曾一度「卡關」,「後來我作了一個夢,夢見我在開家裡廚房的燈,不管是電燈,還是排油煙機的燈,統統都打不開,媽媽問我:你在做什麼?然後我就醒了,從醒來那一刻起,一切都變得很順利,舞蹈的內容也愈來愈豐富。」

起心動念 牽動夢境

鄭宗龍說,除了自己的夢,他也邀請舞者分享各自的夢境,並擷取元素放在作品裡,「像是有個男舞者夢見有人拿石頭砸他,我馬上聯想到可以和情慾作連結,那顆砸人砸到會跳動的石頭,就像是蠢蠢欲動的念頭,連石頭都能跳動了,可見人的慾念多強烈。」

群舞交疊 難窺全貌

《捕夢》共有多段夢境和情境交織呈現,10名舞者像是10名造夢者,同時也是被夢見的人,他們不管是穿上金縷衣、黑毛猩猩裝、被櫻花黏滿全身的洋裝,或是背上忍者龜背包的流浪者,各種奇裝異服如同珍奇異獸,也展現了舞者們私底下的個性。

鄭宗龍表示,雖然舞者們的裝扮都很鮮明,「但是因為他們是在夢境裡舞動的人,所以臉不是被頭髮遮住就是被繃帶纏住,很少看得到臉,就像是我們在夢裡也一樣,幾乎回想不起來人長什麼樣子。」

在舞蹈肢體表現,鄭宗龍也刻意安排舞者各自獨舞的段落,最後一段像是狂野的大解放,舞者們在同時間各自表現,此起彼落,「觀眾們可自由選擇視線要停留在哪個舞者身上,但無論如何,都看不見全貌,和夢境交疊的感覺一樣,有很多層次感。」

人聲口技 配樂奇幻

值得一提的是,首次和鄭宗龍合作的音樂人李帶菓,以人聲、口技、東方傳統樂器和西方樂器,巧妙編創帶有電音質感的音樂,其中吶喊、哀鳴等奇異聲響,也為舞作更添奇幻色彩。

《捕夢》將於10月13日至22日,在新北市淡水雲門劇場演出。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