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卡勒凡舞動佛朗明哥

2017/09/14

「在舞台上,我也可以像一坨屎。」曾獲西班牙國家舞蹈獎、享譽全球的佛朗明哥舞星卡勒凡,出身傳統佛朗明哥家庭,卻勇於顛覆傳統,為佛朗明哥注入許多新元素,本周末首次來台演出代表作《黃金時代》,表現佛朗明哥的多重內涵。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舞蹈世家跳出興趣來

卡勒凡昨(13日)出席記者會,因時差而略顯疲態,談起佛朗明哥卻又眉飛色舞、滔滔不絕,他表示,「舞蹈應該要兼容並敘,要像雞尾酒一樣有多種可能性、沒有界線,就看創作者怎麼表現。」

卡勒凡在舞台上是叱吒風雲的巨星,快速、充滿節奏感的踏步,令觀眾目不暇給,揮汗如雨的熱情也能感染給觀眾,並能隨著觀眾給的回應,現場再即興舞步,「但我在舞台下是另外一個人,我個性低調,喜歡安靜自處,是個喜歡在家裡的巨蟹座。」

聊起童年往事,卡勒凡面露俏皮微笑說,童年喜歡踢足球,但是經常在踢足球半途被雙親抓回去練舞,「我的爸媽都是佛朗明哥舞者,因此從小自然而然接觸這項表演,但一開始我並不是那麼喜歡跳舞,經過爸媽多年訓練,讓我慢慢從舞蹈裡找到可以表現自己的方式,就跳出興趣來了。」

傳達情感與心之所向

這回來台演出作品《黃金時代》是2005年作品,與合作多年的音樂家大衛.拉哥斯(David Lagos)與阿弗羅.拉哥斯(Alfredo Lagos)兩兄弟同台,至今巡演全球250場。演出元素包括舞蹈、吉他和歌唱,3人早已磨出非凡默契。

卡勒凡表示,當年推出《黃金時代》,是想表現1840年至1890年間,佛朗明哥興盛的年代,「那是一個舞蹈充滿靈魂和情感的年代,我取材這樣的精神,但在舞步上還是有改變,像是傳統佛朗明哥舞追求姿態英挺,我則是有彎腰、扭曲的動作,不為了追求美而美,而是純粹表現內在情感與心之所向。」

歌、舞、樂多重內涵

拉哥斯兄弟也來自佛朗明哥的音樂世家,他們不約而同表示,在過去佛朗明哥盛行的年代,舞蹈似乎比樂器和歌唱重要,「但在這個作品裡,可以看見舞蹈、歌唱和樂器的比重相同,我們會互相『丟球』,依照他跳的舞步,選擇要以什麼樣的曲調和節奏回應他的步伐。」

《黃金時代》9月15日至17日在新北市淡水雲門劇場演出。

李欣恬/專訪

卡勒凡是天生的舞者,擁有一雙靈敏的雙腳,讓他得以在踢足球與跳舞中做選擇,雖然天生好動、有舞蹈天分,但仍不懈怠,只要有空一定保持每日3小時鍛鍊體能和練舞,以確保最佳狀態。

卡勒凡不吝分享他的練習訣竅,共可分為4個段落,「第一步我會先跳芭蕾舞的腳步動作,第二步是在健身房鍛鍊身體,第三部分則是重複訓練腳步的踢和踏,第四部分是練習轉圈;3小時必須完成這4大步驟,讓我可以保持好的狀態。」

過去卡勒凡不管是把棺木搬上舞台,表現死亡,或是走入無人居住的社會住宅跳舞,為底層發聲,都為出生傳統佛朗明哥世家的他,添上一筆「離經叛道」的標籤。

卡勒凡說,他也為佛朗明哥注入新元素,像是加入電音、搖滾和爵士樂,或是劇場元素等,最初總遭受議論紛紛,「我的父母剛開始聽到這些評論時,也覺得很受挫,甚至他們會覺得是自己沒把我教好,但是後來我陸續得到一些好評,甚至是得獎、到處巡演之後,他們也對我改觀了,現在反而他們會對外推崇我的作品。」

卡勒凡表示,雖然他有許多前衛、具實驗性質的作品,「但這些作品最大的靈感來源,還是來自於佛朗明哥給我的養分,佛朗明哥就是我舞蹈的活力來源。」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