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薪了,一例一休呢

2017/09/14

新內閣上路後,重要的政務是優先化解一例一休新制僵局。一例一休新制正式上路已逾8個月,其間有半年宣導及輔導期,惟因增訂僵化條款綁手縛腳,勞資雙方同感窒礙難行,不斷要求勞動部盡速修法解套,輿論亦疾呼聲援這一訴求。勞動部高官的回應是,該部沒有修法的打算或計畫,甚至表示該部沒有權修法,令人失望。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去年下半年,勞動部有權提案修正《勞動基準法》增訂僵化條款,如今發現新制難行,原應從善如流,提案再修法,化解問題,才是負責稱職的決策者。當前勞動市場缺乏彈性與效率,亟待決策高官運用智慧及知識能力,適當修法改善,勞動部不應躲閃責任。

一例一休只是將原每周工作42小時,改為周休二日(僅減少2小時),不是罪魁,增訂僵化條款才是禍首;具體言之,勞動部是肇事者。

主政者訂下的僵化條款,主要有三項:

第一、彈性工時分為2周、4周、8周3類,適用的產業由勞動部認定及公告。勞動部決策者何德何能,竟然越俎代庖,剝奪企業對工時彈性調整的權利,創世界各國罕見的惡法。

第二、休息日全日加班費增為2.58日的工資,企業工資成本大增,難以加班應急,捨棄不少商機,工人沒有機會加班增加薪資所得。

第三、每月加班上限規定46小時,限縮工人加班收入,低薪工人首當其衝。

低薪工人必須依靠加班收入,才得以維持家計。根據官方估計低薪族有三版本:低薪(月入低於2.3萬元)129萬人,最低收入169.2萬戶及生存線邊緣的205萬人。不論何種版本,低薪工人最需要加班收入,補貼家用。勞資雙方深受一例一休新制僵化之害已逾8個月,勞動部視而不睹,聞而不問,宛如另類「酣睡的人,永遠叫不醒」,缺乏同理心,莫此為甚!

勞動市場良窳,攸關投資環境優劣,勞動部堅拒修法,居心叵測,難道要逼迫台商外移,並拒外商於境外。長此下去,台灣經濟勢將陷入停滯狀態,終必呈現勞資雙輸的困境。

政府保障勞工權益責無旁貸,但操之過急難免適得其反。修法刪除前述三項僵化條款,只是舉手之勞,勞動部是該覺醒了!唯有如此,才能增進勞動市場彈性及效率,讓勞資雙方迎接景氣回春的有利契機;同時,尊重勞資雙方協商機制,為源源而來的訂單協力合作應急,永保企業與產業長紅的繁榮局面。新閣已經為軍公教加薪,再修改一例一休惡法,應是舉手之勞。(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退休教授)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