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保險業挺過轉骨期 短空長多

2022/08/06

保險業2022年遇到逆風,除了防疫保單之亂讓不少產險公司必須增資以因應理賠金額,股債市波動劇烈也讓壽險公司面臨淨值縮水危機、出現增資壓力。但這並不表示保險業的財務岌岌可危,只是在國際金融市場變動下,加上要接軌新會計制度,未來保險業的生態勢必有些變化。

先說產險的部分,這波會出現短期借款和增資潮,主要還是受到防疫保單的影響,但這樣的疫情可說是百年一見,產險業如果可以記取這次防疫保單精算不夠務實的教訓,嚴格來說,只要大股東願意增資,產險度過此難關後,體質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至於壽險業,長期以來獲利和淨值都會跟著金融市場波動,包括利率、匯率的變化,還有股、債市的漲跌,都可能影響壽險業的淨值和損益。可是在此同時,金管會對壽險業的監理要求可說十分嚴格,如果拿人的健康來做比喻,金管會對壽險業的要求可能等同海軍陸戰隊,且定期會檢視體能狀態有沒有維持住,因此就算有壽險業可能面臨被要求增資,也不代表這家壽險業的財務已到了「不行」的地步,只能說不符合主管機關要求的健康寶寶標準,必須強化。

先不說接軌國際會計制度的部分,主管機關除了對壽險業海外投資比重有一定限制,必須與資本適足率相稱,早年很多壽險業投資不動產,主管機關也訂出最低收益率,加上對於壽險投資債券的部分,先前也有規定處分老債的投資收益不得拿出來分配,這些措施都是在把關壽險業的財務狀況。

再從商品面來看,金管會對壽險業的要求也相對嚴謹,先前諸如一些賣得比較好的保單所以被金管會盯上,就是擔心業者為了衝業績,在宣告利率或保單設計上可能出現不符現實的情況,增加未來的利率風險。

另一個比較少人注意到的,則是壽險業的隱含價值(Embedded Value,EV)和精算價值(Appraisal Value,AV),前者指於特定時點清算該壽險公司的整體價值,也就是會將該壽險公司現有保單的契約價值、資產價值計算出來;後者則是在隱含價值的基礎上,加上未來幾年壽險公司可能流入的新契約保單,計算整體價值成長的部分,即含公司未來成長性的預估。以國際上的情況來看,壽險公司股價多是每股EV的1.5~2倍,反觀台灣壽險業股價多數低於每股EV。

近期國際經濟金融情勢波動,難免影響壽險業的淨值和獲利,進而連動到股價,但平心而論,升息對壽險業未必完全不利,包括可緩解壽險公司在低利率所面臨的利差損壓力、提高保險業新資金的再投資收益,以及應提存的保單負債準備金減少。

至於壽險業近期淨值驟減,也有部分原因是來自現行財報制度未能公平呈現利率走揚對資產和負債的影響,使得淨值不能合理反映。例如壽險業是長期持有債券,並賺債息,帳面跌價損失其實不影響流動性,也不影響營運,加上壽險保單契約通常長於資債券期限,由此來看,台灣的壽險公司目前財務狀況並不需要太過擔心。

保險業將在2026年接軌國際財務報導準則17號公報(IFRS17)及實施新一代清償能力制度,同時以公允價值衡量保險業資產與負債,可解決現行保險業資產負債不一致的情況,使財報表達更貼近保險業實質經營。

現在到2026年,可說是壽險至關重大的轉骨期,壽險業除將進行接軌新清償能力(ICS)前的三次平行測試,也要在2023年底前建置新的資訊系統,因應ICS與IFRS17等要求,精算、投資及業務人力都必須重新培訓,金管會也已提醒,若平行測試無法過關或新契約貢獻計畫未達標的公司,須提列特別盈餘公積或增資補足。

整體來看,在國內主管機關嚴格監管下,加上接軌國際會計準則,過去常有人擔心的壽險公司作帳、帳目不明等問題,其實不會在台灣發生,但會計制度的變動對壽險公司來說確實是大工程,包括保單、投資都必須因應調整,期間也難免有陣痛期。

也就是短期來看,市場雙率和資產價格變動,有可能讓壽險公司的財務數字受影響而波動,但不影響壽險公司的流動性和清償能力;至於會計準則的變化,未來比較大的影響可能是讓市場重新洗牌,留強汰弱,但這有助壽險業長久經營。

可以預見,收取民眾保費提供長期保障的壽險業,未來商品設計和投資都會更穩健,回到保障的本質,而非像先前比較類似大型投資公司,受市場波動的影響也會較現在更小,其實是好事一樁。

利變保單不當升息 金管會祭停售處分 規避美關稅 陸製造業瘋投資墨西哥 商品期貨趨勢專欄-供需緊缺 油價震盪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