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大改變、大考驗、大智慧系列─自新篇》以一中憲法重建兩岸新論述

2020/11/22

2020年對全世界、對亞洲乃至台灣,都是歷史轉折點,變化的起因在新冠肺炎全球肆虐。新冠肺炎暴露出西方國家治理機制的缺陷以及人民和政客的傲慢與輕忽。如果沒有這場疫情,美國經濟不會受到重創,川普未必會輸掉總統大選,美國仍有足夠的底氣繼續川普全面激烈反中的路線,現在只能由拜登出面收拾殘局,重新調整中美關係的框架,拜登不會用川普的方式打台灣牌,台灣牌的價值也會改變。

川普上台後,力行以美國優先的保護主義,使亞洲大部分以出口為導向的國家心生疑懼,在經濟上更加轉向中國。而疫情控制在東西方有如天壤之別的表現,更加速亞洲國家對於區域統合的意願,長達8年之久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談判,能在今年完成簽訂,與疫情的影響不無關係。而亞洲區域經濟整合後,台灣在國際經貿的地位將更加孤立,對國內傳統產業的衝擊也將漸漸浮現。

對國際局勢一連串誤判

新冠肺炎在武漢爆發,台灣未能發揮同胞愛,利用機會修補因選舉語言所造成的兩岸對立,反而進行各種不人道的政治操弄,加深兩岸裂痕與敵意。中共為回應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與防止美國對台灣牌的操作,不斷增加軍事壓力,兩岸緊張稍有不慎,戰事一觸即發。

蔡英文政府對國際局勢一連串的誤判,首先是押寶川普,得罪美國民主黨。第二,誤判亞洲區域經貿整合的速度,錯失良機。第三,誤判中國大陸處理疫情的能力與兩岸底線。對外局勢的誤判,對內展現權力的傲慢所引發的民怨,終將成為蔡政府的重大考驗與挑戰。台灣必須認真思考改弦更張的時刻了。

民進黨的戰略想像是國民黨已經弱化,政治版圖綠大於藍,結合美日政府的支持,民進黨會有長期執政的機會,最後中共會不得不接受民進黨的條件。在國際上,隨著美國保守勢力興起,全球反中氣氛日濃,台灣可以因為價值理念的相近而受到國際支持。大陸內部則因民族與社會的矛盾嚴重,一旦經濟發展出現瓶頸,威權體制將受到挑戰,無暇顧及台灣問題。所以民進黨的戰略原則基本上就是「以拖待變」。

這4年多來,台美關係固然大幅提升,但總體說來,台灣在國際政治、經濟與國防安全的空間都大幅萎縮。在國際政治上,過去馬英九總統任內可以參加的世衛組織大會和國際民航組織年會,蔡政府都無法出席,在外交上更是丟失7個邦交國。在經貿上,對中國大陸的依賴不但未減反深,隨時擔心ECFA有變。新南向政策成效有限,加上RCEP的成立,台灣失去區域經貿整合的機會,邊緣化的危機更加深重。在國防安全方面,過去兩岸的海峽中線默契已被中國大陸揚棄,中共軍機頻繁進出我方防空識別區,航艦也出入第一島鏈。台灣雖然獲得美國大量軍售,但是在時間上能否追及中國大陸軍備發展的速度,以及對國家財政的負擔都是一大挑戰。

總而言之,民進黨政府的「以拖待變」並不能以時間換取空間,加上國內政治對立、社會分裂的內耗,時間越來越不站在台灣這邊。所以連美國東亞研究的大師傅高義在最近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時都指出,兩岸問題的解決不會拖到下一代。

放棄反中仇中敵對心態

那麼,台灣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虛耗?首先,由於兩岸缺乏互信與溝通機制,隨著解放軍在西太平洋的企圖心增加,兩岸在軍事上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大增。第二,完全倚仗外力,缺乏兩岸直接溝通管道,無法操之在己,一旦國際局勢生變,立刻淪為大國博奕的棄子。第三,兩岸交流停擺,台灣無法抗拒大陸市場的吸引,人員、資金的單向流動,只會強化了大陸的磁吸效應。

台灣與大陸有三個無法改變的現實,一是地理,二是歷史,三是文化。我們不妨從這三者出發,放棄反中仇中的敵對心態,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堅持民主自由的憲政精神與一中原則,在中華文化認同的共同基礎上建構新的兩岸論述,長保兩岸的和平發展。

全球性的大疫情徹底改變了我們的世界,也帶來了重大的考驗,除了運用大智慧、新思維,尋找新的出路外,我們已無他途。

(系列完)

中時社論》放下疑中 啟動兩岸旅遊泡泡 《觀光股》11月海外門市銷售回溫 美食續拚營運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