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專欄:李念祖》川普頑抗,憲政猶存

2020/10/29

在頑抗了3個星期之後,儘管口頭上並不認輸,川普政府開始進行政權交接。川普雖敗選而人氣不衰;桀傲不馴,也堪稱空前。4年任期,行將結束,要說他如何功在憲政,恐不容易,不過已向世人證明了一點,縱有莽夫亂政,為困獸之鬥,政治囈語連篇,但是美國憲法老神在在,憲政猶存。

這次美國大選,顯示出開國就已存在的種族問題,於今猶烈。與「台灣優先」的口號近似,川普總統向以「美國第一」為號召,吸引了白人至上的國族主義者支持;跡近「非我族類活該不平等」的極端主義似乎裹脅了共和黨,以與慎選參選搭檔、倡議種族平等的民主黨對手拜登,全力周旋。平等,原是「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民主選舉的根基,美國這回創紀錄投出1億5千萬張選票,然而勝負只有600餘萬,4%而已;平等與不平等的擁戴人數差距如此有限,雖非間不容髮,亦足令人心驚。

拜登勝出,可以歸功於美國聯邦制度充分發揮功能。保障且提高小州地位的選舉人團制度,將全國的選民票轉換為各州的選舉人票;各州贏者全拿的設計,收縮了大州選民在大盤比重上的決定性優勢,也可導致全國多數選民的數量優勢因州界畫分而全然翻轉,增加小州選民左右選情的分量,確實使開票過程懸疑橫生;但因拜登選民票與選舉人團票兩者皆贏,遂使川普無端指控選舉舞弊毫無說服力。

又因為各州需要各自決定其選舉人團的成員,形成必須交由各州自辦選舉,而非由聯邦政府統籌,川普無權一夕下令全國停止計票,阻擋各州普遍繼續開出郵寄選票,只能枯坐白宮,手握聯邦行政大權卻無用武之地,就是川普總統無力攔阻郵寄選票開票的真正原因。聯邦國擁有防止單一國的中央權力集中而濫權的優點,於此一覽無遺。

政治惡鬥,最需要司法獨立穩定憲政。選舉期間最高法院因金斯柏格大法官(J. Ruth B. Ginsburg)驟逝出缺,川普總統與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不惜創下政治惡例,在短短1個月內加速完成任命巴瑞特大法官(J. Amy C. Barrett),邀她連夜宣誓就職,雖然人選資歷適當,但是斧鑿痕跡明顯,政治企圖昭然若揭,司法信用難謂不生內傷。

不過這次選舉勝負差距已經呈現,最高法院應無機會像2000年那樣判決大位誰屬。一般以為川普任內任命3位大法官之後,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價值傾向已呈6:3的局面,難以翻轉。然則權力分立制度中司法獨立,原不甘被視為掌權者的豢養,也不需要仰承任命者的鼻息行事。

最高法院上月底以5:4做出急速處分,禁止紐約州長Cuomo對布魯克林區天主教堂等執行新冠疫情10人及25人聚會人數上限,以保障信仰自由。此案可又一次看出首席大法官羅伯茲(C. J. John G. Roberts Jr. )向中間移動的態勢愈趨明顯,影響力日增。餘下5位保守派大法官,一方面對於民主黨的總統確可形成強力制衡,但另一方面亦有原意主義與文義主義的理念分歧,尚非鐵板一塊,也絕不是共和黨的囊中之物。

更引人注目的是選後川普陣營興起數十宗訴訟指控選舉舞弊,因空口無憑而在法院中全線潰敗。即使是川普任命的聯邦法院法官,在判決中對於川普的烏賊戰術也是一樣痛下針砭,展露司法本色!川普負隅頑抗的激情塵埃漸定,美國政壇損傷的元氣開始止血,也就顯現了憲政基礎夯實長久,難以撼動。

反過來說,即使民主黨又拿下喬治亞州尚未選出的2席參議員,勉強掌控參議院,先前聲言拜登當選即要立法增加最高法院員額的填充計畫也恐困難重重,應該可免執政黨立法、行政兩權到手之後,更欲伸手司法的憲政動盪。

即使是在美國,憲政民主從來並不容易;它像是情人,其實是人們如果以為已然得到,不必再追求的時候,就會失去的東西。憲政制衡根基不穩的國家,尤該引為借鑑。

(作者為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

奔騰思潮:孫廷禎》為了國民,請國民黨拼起來、撩落去 劍指中國 美國參議院通過國防授權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