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枝與種族歧視 美國陳年痼疾

2020/05/23

非裔男子佛洛伊德日前遭明尼亞波利斯警察暴力執法喪命,進而引爆抗議動亂。類似戲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美國上演,令人不禁想到另一齣不時登場的節目:傷亡慘重的槍擊案。在美國,與槍枝和種族有關的暴力事件堪稱陳年痼疾,沒有解藥,只能任由它們一再復發。

佛洛伊德遭警察「殺害」引發暴動,媒體歸因於涉案4名警察雖被革職,卻未被逮捕,以及美國警察針對非裔群體進行暴力執法的行為從未停止。英國醫學期刊《刺胳針》2018年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稱,每年平均有300多名非裔美國人死在警察手裡,其中至少4分之1是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喪命。

聯合國種族問題專家曾指出,美國執法當局殺害和殘暴虐待非裔的情況嚴重,且很少受追究。相關數據顯示,非洲裔美國人更有可能被警察認定是罪犯,並遭到殘酷對待。佛洛伊德案不過是較顯著的例子。

除了警察針對非裔暴力執法問題,因種族歧視和偏見導致的社會衝突和暴力,近年來有愈演愈烈之勢。據統計,2009年至2018年間,與美國本土極端主義有關的暴力衝突,73%的死者是被極端右翼分子殺害。川普上台後,其關於移民和種族之類的言論,導致白人至上主義等極端思潮在美國抬頭。今年又逢大選,政治兩極化加劇加上政客操弄,美國種族矛盾勢必進一步加深。

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美國種族》報告顯示,近6成受訪者認為美國的種族關係十分糟糕;逾半數非裔受訪者認為「美國不可能實現種族平等」。即使最樂觀的人,也不認為美國的種族問題在可見的未來能獲得解決。它就和槍枝暴力一樣,隔一段時間就會發作,沒辦法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