囍宴

2020/05/23

一場摩登時尚的同性婚宴

當時為正月初,時序寒冬,半年前就答應四十年交情的老程,一起赴美參加他公子在佛羅里達的婚禮。飛機降落邁阿密,雖然全美過半已開始飄雪,但這個全年溫暖宜人的海邊城市,迎面拂來陣陣暖風,替一個即將登場的特別婚禮,先做了天然熱身。

這場摩登時尚的美式囍宴,從場所、儀式、餐飲菜色,皆由老程在美成長的兒子自己安排。這是年輕新人一生最重要的派對,他們堅持自主,不容老一輩置喙。更有甚者,還以場地有限為由,限定父母邀請客人的名額。最後選定的婚禮方式,也強調青春洋溢,兼具溫馨感人。

婚禮會場乃是一個專辦盛宴的莊園,有私人停車場,大樹成蔭,門口有制服警衛,以過濾來賓。花園裏滿布著又名「鶴望蘭」的天堂鳥,引頸盼望,歡迎客人光臨。過了玄關,大廳高挑,屋頂浮飄著上千個七彩氣球,梁柱之間,則掛滿了彩虹緞帶。鋪上紅毯的中央走道旁,整齊排著觀禮用的摺疊椅。會場盡頭,五十呎高仿哥德式的五彩玻璃牆前,則是一個豪華舞臺,聲光音響一流,既可舉行莊嚴儀式,也可做為歌舞表演。百來人的聚會,卻有三十多位服務專人穿梭其間,引領流暢的婚禮三部曲。

下午四點整,來賓就座,準時由幽默風趣的牧師開場,從伴郎及新郎先就位,再由對方家長緩緩地挽著一位高大帥氣的男仕入場,全場安靜肅穆,眼神跟著新人移動,除了小提琴優雅獨奏的︿結婚進行曲﹀,整個會場寧靜的連一個大聲呼吸都不敢有。沒錯,這是一場「他」與「他」的新潮婚禮。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光只是這一入場,已然感受到五臟六腑的激動翻騰。美國民風開放,同性婚姻屢見,非常有經驗的牧師,倒是輕鬆流利的將嚴肅儀式在新人相吻的一剎那,帶到高潮。老友夫婦及對方家長,不捨的用紙巾擦拭眼角的淚水,既是喜悅,又帶感傷。當觀禮來賓拿出事先分配好的小肥皂水瓶,同時吹起滿天的泡泡,新婚的兩位帥哥手牽手,驕傲的帶著大家的祝福,禮成退場。

在一片意猶未盡的讚美掌聲中,司儀宣布開始第二階段的輕鬆交誼時間。正襟危坐已久的來賓紛紛起身,老的先找廁所,紓解壓力,年輕的湧向酒吧,啜飲侍者捧來的高級香檳。我知道老程雖不古板,對婚事開放,但也明瞭他兩老冀望獨子能生養孫輩,傳宗接代的天職。我藉著敬酒,刺探心事……「他答應我會領養一雙子女,也會和伴侶做一對盡職的父母。」老程眉宇間稍帶安慰,眼神充滿期盼的回答。

明月升起,晚宴主戲開鑼,賓客依序入座,享用海陸大餐,暢飲高檔美酒。菜色雖豐,但所有的焦點不在杯盤,而是集中在鎂光燈下的豪華舞池。大家舉杯祝賀之後,起首的是新婚佳人的開場舞,兩位都是美國時尚界的精英,舞技一流,忽而主導,忽而搭配。一曲結束,掌聲雷動。接下來的開放熱舞時間,在超級DJ及酒精的催化下,來賓更是嗨到不行,經不起一再敲杯要求,新郎褪了西裝上衣,即興地表演了一支霹靂舞,動作俐落,翻滾自如,來賓大聲叫好,樂翻了天。站在燈光照不到的角落邊,老友略帶失神地做個安靜的觀眾,該不是憶起當年他引領風騷的吉魯巴,相比之下,已跟不上潮流的改變,只好默歎:「廉頗老矣,尚能『舞』否?」

整場婚禮,貴為主婚人的老友夫婦,非常低調的前後張羅,就怕冷落了任何來賓。猶有甚者,聽說這一場所費不貲的囍宴,他除了全數買單,還把主婚人的祝賀發言,謙虛的讓給對方家長。天下父母心,儘管兒子自有主張,甚至超越傳統,但做父母的,還是永不計較的為他們忙碌奉獻。我衷心默禱希望新郎賢侄,也快點升格當父親,來體會爹娘生養之情。

歡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甜點之後,年輕人愈來愈興奮,我的眼皮卻開始沉重,突然想起袋裏的紅包還沒機會奉上。掏出賀儀,免不了和老程夫婦一番推扯,老程一生事業成功,家財萬貫,七嘴八舌僵持之間,他摟住我的肩膀說:「你肯越洋而來,已經感激不盡,禮金絕不能收。汝愛撰文,不如把今晚見聞,做一個實況轉播,發給其他不便邀請的老友,算是賀禮。」

恭敬不如從命。收回禮包,突然感觸老程多年的友情,真豈是一份薄禮付得清,償得盡的。一場囍宴讓我親身體驗觀念的改變,傳統的式微,父母的偉大,老友的情誼。雖有三分感傷,卻也七分暢快。兩杯下肚,酒酣耳熱,援筆記之。臨尾心動,有感而詩,替這個非常特殊的月夜,道聲晚安:「冰雪暖陽情兩極,賢侄俊郎結連理。養兒方知父母恩,盼君早日當爹地。」

講義雜誌 華為限令 香港變局 美中爭霸白熱化 城市裡的步道秘境 龜山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