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我們對國發會新任主委的期許

2020/05/23

本次內閣改組,國發會主委由政委龔明鑫出任,龔主委曾任國發會副主委、經濟部次長,頗有歷練,從經合會、經建會時期算起,係半個多世紀以來的第26任主委,有著繼往開來的使命。

國發會有什麼使命?援引李國鼎的說法:「經合會時期,該會是整個經濟建設的參謀本部,負責計畫的設計、綜合、協調、追蹤與管考的使命。」早年主委大多歷練過經濟部長、財政部長或央行總裁,其威望足以折衝部會歧見,而讓政策得以順利推動。

正是經合會、經建會時期多位主委有遠大的眼光,循四年經建計畫擴充公共建設,吸引投資,累積經濟能量,才使得台灣得以逐漸富裕,開創了經濟奇蹟而躋身四小龍,經建會向有財經小內閣之稱,重要性不言可喻,2014年與研考會合併為國發會,國發會委員除原有財經部會首長,還增聘了外交、國防、陸委會及文化部等部會首長,使委員倍增至24位,這已不只是財經小內閣而已,而是小行政院了。

龔主委躬逢其時,此刻的台灣處處有一展長才的機會,當年國發會成立不到兩個月就碰上反服貿學運,所推動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又被冠上「一中三部曲」,幾乎所有時間都耗在立法院,多位主委皆有壯志未酬之憾,直到四年前政黨輪替,立院爭鬧始見和緩,三駕馬車、五加二產業、攬才專法、歡迎台商回台也才得以一一上路,今年以來雖為疫情所困,惟相較於亞洲鄰國,台灣受創較輕,若能循此一契機,以宏觀的視野來規劃經濟發展藍圖,則必將在歷史留名。

這一任主委該做什麼事,總統於就職演說中已有提示,龔主委於交接典禮中也指出:「總統演講談及經濟、產業的篇幅占了三分之一,這都是我的事,我的事也就是國發會的事。」這些事包括六大核心戰略產業、產業發展策略,所謂六大核心戰略產業,歸納起來就是在原來生技、綠能、人工智慧、物聯網等五加二產業基礎上深化,此外,因應國際情勢,也要建構戰備產業並把重要的產業鏈留在台灣,維持一定的自給率。

至於產業發展策略,總其內容就是要建立「台灣品牌」,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要「組成國家隊」,在這個總目標下,政府的金融、人才、投資環境、外貿拓銷都應與之配合,這樣才能讓台灣的企業更有競爭力。

這六大核心戰略產業、產業發展策略的工作正是龔主委未來跨部會綜合、協調的重點,這些工作看起來不難,但做起來卻不容易,因為各部會都有自己的立場,為了推動產業發展,經濟部、科技部一定希望在租稅上給予優惠,金融上給予奧援,外籍人才儘量鬆綁,但是財政部得考量財政穩健,金管會得重視金融紀律,勞動部得維護國人就業安全,因此若不能取得共識,六大核心戰略產業仍是寸步難行,而這跨部會的協調正是落在龔主委的肩上。

前經建會主委郭婉容於國發會揭牌儀式時曾妙喻:「經建會、國發會讓各部會首長聚在一起協商重要政策,然而各部會立場不一樣,交通部、經濟部做的事情都要花錢,財政部要收錢,主計處要編預算,環保署是管環境保護,同一個國家發展目的,但各部會立場不同,所以需要經建會、國發會來統合各部會紛歧的意見,以協商出共同的意見做為國家政策。」

由此可知,國發會的重點工作有二,其一是跨部會協調以落實經濟部、科技部等部會所規劃的六大戰略核心產業,其二是於執行期間加以追蹤管考。然而,我們必須提醒龔主委,跨部會協調已屬不易,管考更加困難,由於「中華民國行業標準分類」裡根本沒有物聯網、生技、綠能等五加二產業的分類,到底這些產業的產值有多少?就業人口有多少?投資有多少?並無常規統計。

過去幾年,五加二產業創造了多少產值,常是各說各話,總統說的和副總統說的不一樣,副總統說的又和行政院長不一樣,紛亂的數字實令人嘆為觀止,政府投入龐大的資源,卻拿不出具體的統計來驗證推動的成果,實屬荒唐,若不正視此一問題,來日六大核心戰略產業亦然,試想,沒有統計如何管考?沒有管考如何讓政府資源做最適的分派?又如何追蹤政策的總體效應?

龔主委何其有幸,不像前幾任主委經常枯坐在立法院,得以有充裕時間思考國家發展藍圖,從容協調於部會之間,然而要做好這一任國發會主委,除了要做好跨部會協調,更重要的是必須責成主計總處等單位,讓六大核心戰略產業的生產、就業及投資統計得以逐月、逐季公布,如此才能竟其全功。

從經合會以來歷任主委對台灣經濟貢獻良多,更有多位堪稱台灣經濟領航人,我們期盼龔主委這一任也能承先啟後,開創新局而名留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