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張慧英》靠疫情延續政治生命

2020/05/23

美國總統川普與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圖/路透社)

民眾在災難時會想依靠領導人,疫情肆虐下,大部分國家的領導人民調都走升,但其中有兩位特別厲害,用疫情為自己進行政治延命,一是馬來西亞首相慕尤丁,二是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

今年2月馬國發生「喜來登政變」,執政的「希望聯盟」解體,其中的土團黨結合在野的國陣(前身為巫統)等政黨,在喜來登飯店另組「國民聯盟」,以其過半席次取得執政權,2年前被民怨趕下台的政客重回執政寶座,因此被譏為「後門政府」。慕尤丁成了首相,但地位並不穩固,在222席的國會裡只掌握113席。而且國陣態度老大,不太把慕尤丁放在眼裡。身陷貪瀆案的前首相納吉仍是國會議員,也不斷想擴大影響力以阻擋司法追查。

2月時慕尤丁和前首相馬哈迪都聲稱取得過半議員支持,只是元首阿布都拉只接見了慕尤丁,便直接宣布慕尤丁組閣,根本不見馬哈迪。由此看來,慕尤丁背後是有相當的高層支持力量,但要把首相寶座坐得長長久久,卻也有難度,「國民聯盟」的議席只比半數多2席,內部又頗有矛盾,隨便一個狀況就可能讓政權垮台。

因為疫情吃緊,原應在3月9日召開的國會延到5月18日,馬哈迪和前副首相安華聯手發動反攻,要在國會開議時提出不信任動議,但慕尤丁以疫情為由,讓18日的議程只有元首阿布都拉發表施政御詞,之後就直接散會,擋下了馬哈迪的砲火。這不但是「1日國會」,還根本是「1小時國會」。下次國會開議應該是7月,但很多人擔心慕尤丁為了躲避攻擊,會以防疫為由一直延到9月。

相較之下,納坦雅胡的手法就更高了。被政壇譽為「九命怪貓」的他,明明因貪瀆被起訴而處境岌岌可危,卻總有辦法化險為夷。他不像慕尤丁又躲又拖地求生,而是主動出擊分化敵手。1年半來以色列舉行了3次選舉,都無法有哪個政黨或聯盟能組成政府。納坦雅胡於是打著新冠疫情的名目,和最大對手「藍白聯盟」領袖甘茨達成權力分享協議,組成大聯合政府,號稱要共同帶領以色列度過疫情危機與經濟衝擊。納坦雅胡續任總理,甘茨任副總理兼國防部長,18個月後換甘茨出任總理,納坦雅胡改任副總理。

這是類似二戰時邱吉爾的戰爭內閣概念,但現在以色列確診1萬6千多人,死亡281人,疫情真的沒有那麼糟,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納坦雅胡是以政治交換誘使甘茨歸順。「藍白聯盟」的席次和執政黨有一段差距,真要靠選舉贏得政權得經過一番苦戰,在甘茨看來,現在「藍白聯盟」就可以入閣分享權力,他本人也可以等著出任總理,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但這其實是在為納坦雅胡的權位打掩護,「藍白聯盟」內部也為之分裂。

納坦雅胡躲過了政治危機,卻躲不過司法危機,他的貪瀆案24日開庭,這可不是他給些政治甜頭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和慕尤丁一樣,兩人都是在疫情的掩護下匍匐前進,在權位上能拖一天是一天。

甘茨真能在18個月後出任總理嗎?還很難說。畢竟馬哈迪也曾承諾2年後交棒給安華,結果執政聯盟被搞垮,安華什麼都撈不到。權力如此讓人不捨,政局如此多變,寄望未來的諾言,恐怕太過天真。但情勢也許會有突變,例如納坦雅胡被判刑或慕尤丁政權垮台,世事難料,還是自己有本事比較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