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宗海》北京整頓香港起手式

2020/05/23

中國大陸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5月28日正式進行表決,以2878票贊成、1票反對、6票棄權,通過了對「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的草案。這項決議的通過,意味著北京將大力整頓香港自2003年以所引發普遍抗中的亂局。

不過,人代會28日的通過,不代表法案立法的程序已經全部完成,它只是該法草案內容的通過,尚需授權人大常委會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來制定相關法律。嚴格來說,人大常委會獲大會授權才是合法的立法階段。

首先,未來值得外界來注意的步驟:應是法案由人大常委會自行審議通過,還是等到2021年3月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再來通過?目前看起來應是前者。至少外界關心的是,立法完成的時間是否早於香港立法會在今年9月改選的時間。還有法案的內容,在草案中第4點提到「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那麼這個的執行機關會是何時設立?這對香港居民來說,是比較關切。

至於草案由人大常委會通過後,會將相關法律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是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實施,但基本23條仍需香港立法會來立法通過。

比較有意思的,人代會在審查港版國安法同時也牽出兩岸的話題。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在5月27日工作報告時,曾在第一項「確保憲法全面實施」任務中說出,要強調要堅持對台工作大政方針。台灣問題放在這一任務中,陳述了對台的大政方針,這透露出的信息,是未來北京在考慮台港澳問題的時候,要逐漸納入國家的憲政法律體系當中。這段敘述若結合外交部長吳釗燮同一天在接受美福斯新聞專訪時表示,擔心北京下一步可能會對台採取軍事行動,顯然發現台灣所想到的與大陸也想到的,並不一樣,而且有極大的差距,但所承受的壓力,並不比香港來得輕。

第二,美國的聲援到底會產生對北京多大的壓力?像川普曾說過,美國會研議對中國祭出制裁手段,是「非常強而有力的行動」。結果國務卿蓬佩奧在27日就先向美國國會表示,由於港版國安法不再視香港為高度自治,因此香港就不再繼續獲得美國法律所賦予的特殊待遇。

不過,對美國的說法,心理上需要有點保留,因正值美國大選敏感時刻,任何一方有句話或舉動都會牽動美國民眾的神經,因此,「承諾」不見得是等值於「行動」本身。另外,美國27日在聯合國安理會要求討論「港版國安法」一事,已被中國否決,美國想藉國際社會力量制裁中國,恐有難度。

第三,台灣對香港的支持是否可靠?蔡英文在5月27日已表示,她已和蘇貞昌達成共識,由行政院提出方案,交陸委會來規畫。這項「香港人道援助行動專案」可能的內容,是以《港澳條例》18條內容為主:包括針對因政治因素有緊急危害的港人採專案審查,核准來台,包括延長停留時間、對逾期停留或未經許可入境的港人免除相關罰則。但是方案內容尚未明朗,也有在避免將香港視為「外國」,會對兩岸關係節外生枝,加上尚需再考量國際社會對大陸下一步動作。同時台北也較不傾向另立《難民法》。可以看出台北在強勢喊出支持之後,仍有很多它「力有未逮」的地方。

最後,當法律賦予中國在港設立國家安全機構的權力,已有很多香港民主派人士因擔心向國外請求聲援、或進行示威,都會被以「國家安全」理由而起訴,所以,在香港抗爭的領導者,早已做好離開香港的準備。而28日香港立法會二讀通過香港「國歌法」,也讓整個抗爭終於走向尾聲。

(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