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信昌》佛系抗疫 代價慘痛

2020/05/23

今年4月分,瑞典新冠感染人數,從原本不到5000人竄升到2萬餘人;死亡發生也從原先不到500人,急增為約2500人。佛系抗疫觀念者,主張要「自自冉冉」的發生,優先守護生活自由與民主價值;然其與魔系鐵腕政策的差別,卻以殃及無辜的老殘餘命來做代價,妄想換取那最終的群體免疫力。

就歐陸主要國家看,像在挪威與德國的新冠疫情,於第一時間即積極採取行動,那麼感染率就可能被控制在千分之二左右;於果斷決擇之外,若還能投入必要的人力與醫療物資,則感染死亡率可能落在5%以內。反之,採行佛系後的疫情發展,則讓感染率和感染死亡率都飆高;就目前的跨國差距看,感染死亡率可能增高一倍以上。

一時、一隅的行動自由,其權益行使竟是建立在危及他人安危與漠視親情淪喪來做為社會共業之下的必要代價;尤其瑞典政府所採納的科學推論,主要出自國家科學顧問的個人見解。試問,對比英國查理斯王子與首相強森,在他們倆感染新冠肺炎之後的重大調整,實不可同日而語的。

再看因著緊鄰義大利和年初的滑雪旺季,瑞士一度是歐洲最令人擔憂的疫情原爆點之一。這兩國的人口總數約當相等,但此刻的瑞典,感染人數不僅超越瑞士;死亡人數更已經是瑞士的兩倍高。回顧今年4月初,瑞典的感染數是瑞士的6成高,當時兩國的新冠死亡數都不到500人。

瑞典的佛系防疫,因此界定出的公共政策與教戰守則,既缺乏緊急處置的應變步驟,也未能邀集賢達公知進行充分的辯論與商討。何況,享受生活自由與信賴經營者的負責安排,本來就會因著世代有別、過往經驗與家族關係的差異,不必然能體會的到親離子別的傷懷。

嗣後因此帶起的病毒擴散與加速傳播,遑論是在醫療體系負荷過重之下,額外死傷的幾家愁。

誠然,以經濟生產的大減量和日常生活的不便利,試圖來減少一半的感染死亡發生,是否為國人所疼惜和樂意的共同付出呢?這就不是單純數據分析所能夠回答的了。根據英國BBC所做的採訪報導,瑞典抗疫政策不僅禁止親人到養老院做臨終陪伴;幾家被採訪的醫護人員也納悶於醫院竟未曾收治從養老院轉送過來的病患。

此外,瑞典公共衛生局於上周發布了國民的抗體調查,顯示全國推估的抗體自有率,為7.3%;但主政的醫療顧問,卻宣稱首都斯德哥爾摩,應該會有超過2成的民眾有了抗體。

世衛組織一再提醒的是,即使有新冠病毒的抗體,也不必然就能有充分的免疫能力。眼前如同悲慘世界的結局,其實是:誤用統計、錯判病毒之下,一廂情願的政策主張和違反倫常。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