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騰思潮:何志勇 》不能成天只想把中華民國藏起來

2020/02/15

本月初行政院公布新版護照封面,刻意將中華民國英譯國名「Republic of China」縮小,改環繞國徽,且字體小到不行,必須要重複寫3次才能繞完一圈,除了跟各國大學校徽或職業球隊隊徽中的一次文字環(弧)狀設計大相逕庭之外,也不免讓人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聯想,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反之,「Taiwan」字樣也被不成比例地放大,整體乍看之下相當突兀。無獨有偶,新任駐美代表蕭美琴日前在她推特私人帳號中,自稱是「台灣駐美大使」(Taiwan Ambassador to the US),一再反映出民進黨政府外交部暗諷中華民國是「贅字」的相同心態。

中華民國被民進黨「借殼上市」已非一日之寒,綠營袞袞諸公看似已放棄推動公投制憲「法理台獨」,對外打著中華民國旗號卻反中華民國,匪夷所思。既然中華民國4個字漢字「暫時」無法消失,民進黨人就只能想辦法先從國名英譯下手。若大家不健忘的話,今年4月曾有綠委連署提案,希望做成決議要求行政院將我國名英譯「去中」並改名為「Republic of Taiwan或Chunghwa(後者即中華的音譯)」,當時引發輿論嘩然,但最後卻不了了之。

其實在歷史上,中華民國國名英譯並非一成不變。早在1911年孫中山為革命遠赴美國向華僑募款,發行名為「中華民國金幣券」的海外軍餉券,其背面書寫音譯「The Chung Hwa Republic」。至於中華民國官方英譯為Republic of China,可見於孫中山在民國元年就任臨時大總統不久後,寫信給他在香港西醫書院求學時結識的英籍恩師康德黎所用的總統府官箋上。

但1921年北洋政府簽訂的中華民國第一件平等新約《中德協約》的英譯文本中,則以「Chinese Republic」(中華共和國)來描述我國。1928年國民政府北伐收復北京之際簽訂《中美關稅新約》,改以「Nationalist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代表官方稱呼。至於我國在二戰期間所簽訂的條約,譬如1943年《中美平等新約》,以及大戰結束後制定的《聯合國憲章》中則都是使用「Republic of China」。另也有不少英文文件記載「National Republic of China」來強調「民國」涵義。

冷戰時期西方國家稱我為「自由中國」(Free China)。解嚴後,李登輝總統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的國家定位;陳水扁總統宣布將護照加註「Taiwan」(台灣)字樣;馬英九總統沿用扁政府時期加註「台灣」的英譯國名Republic of China (Taiwan),但去除中文國名後「台灣」加註;蔡英文總統則多次在官方場合稱「中華民國台灣」,不過否認英譯改成會遭外界質疑她片面改變現狀的「Republic of China-Taiwan」。

中華民國命運多舛,歷經長期戰亂、政府播遷來台,民主化後又面臨所謂的「轉型正義」問題,從國名英譯變化可見端倪。如今我們站在歷史洪流的轉折點上,國人切莫忘建國初衷:要為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而民主中國的框架也會是確保中華民國在台灣生存發展的唯一正道。執政黨如果目光短淺,放棄追求穩定和平的兩岸關係,亦無意促進對岸民主化進程,整天想著如何用一紙行政命令來去除中華民國護照封面英譯名,或自稱「台灣大使」,就能完成台獨建國,恐怕也過於一廂情願。更遑論,海關人員其實是檢查旅客護照內頁資訊,封面根本不是重點。(作者為中國國民黨發言人暨國際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