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發動CC系和黃埔系支持孫科──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五)

2020/02/15

時談話會中同人早已不耐煩聽他胡說八道,張群乃起立將他的話頭打斷,而以非常親切的口吻解釋蔣先生的苦衷說,總裁深恐由於副總統競選引起黨內的摩擦,為防患於未然,總裁有意使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由黨提名。如果大家同意,我即去另一間休息室報告總裁。於是,吳忠信即徵詢孫科的意見。

向總裁建議從緩行憲

孫說,他絕對服從總裁的意旨。吳氏乃問我的意見如何。我聽了他們一大堆的話,心中極不為然,乃申明不贊成這項辦法。選舉正副總統既是實施憲政的開端,則任何國民都可按法定程序參加競選,如果仍由黨來包辦,則我們的黨將何以向人民交代?我更強調說,以前在北平時,我便向總裁建議從緩行憲,先將國內政局穩定再說,總裁當時並沒有考慮我的建議,只說,解決今日問題一定要行憲。現在既已行憲,本人主張一切應遵循憲法常規辦理,任何其他辦法,本人將反對到底。程潛也自動發言,表示與我的意見一致。

他們見我詞意堅決,立論又無懈可擊,遂不再多言。最後居正站起來打圓場,說:「我看德鄰先生既不贊成這項辦法,那就請岳軍兄去回覆蔣先生吧。」才結束這一尷尬場面而相率離去。

後來在大會中,尚有人輕描淡寫,有意無意地提及黨提名方式,但無人附議。我本想起立發言,後見大家未討論此問題,也就算了。會後,白崇禧對我說:「你這次幸好未上台說話,此事既已不了了之,又何必再提呢?」

然而蔣先生並未因此罷休。不久他又單獨召見我,還是希望我放棄競選,以免黨內分裂。我說:「委員長(我有時仍稱呼他委員長),我以前曾請禮卿、健生兩兄來向你請示過,你說是自由競選。那時你如果不贊成我參加,我是可以不發動競選的。可是現在就很難從命了。」

蔣先生說:「為什麼呢?你說給我聽。」

我說:「正像個唱戲的,在我上台之前要我不唱是很容易的。如今已經粉墨登場,打鑼鼓的、拉弦子的都已叮叮咚咚打了起來,馬上就要開口而唱,台下觀眾正準備喝采。你叫我如何能在鑼鼓熱鬧聲中忽爾掉頭逃到後台去呢?我在華北、南京都已組織了競選事務所,何能無故撤銷呢?我看你還是讓我競選吧!」

蔣先生說:「你還是自動放棄的好,你必須放棄。」

我沉默片刻說道:「委員長,這事很難辦呀。」

蔣說:「我是不支持你的。我不支持你,你還選得到?」

這話使我惱火了,便說:「這倒很難說!」

「你一定選不到。」蔣先生似乎也動氣了。

「你看吧!」我又不客氣地反駁他說:「我可能選得到!」

蔣先生滿面不悅,半天未說話。我便解釋給他聽,我一定選得到的理由。我說,我李某人在此,「天時」、「地利」都對我不太有利。但是我有一項長處,便是我是個誠實人,我又很易與人相處,所以我得一「人和」。我數十年來走遍中國,各界人士對我都很好,所以縱使委員長不支持我,我還是有希望當選的。

蔣先生原和我並坐在沙發上促膝而談。他聽完我這話,滿面怒容,一下便站起來走開,口中連說:「你一定選不到,一定選不到!」

我也跟著站起來,說:「委員長,我一定選得到!」

我站在那兒只見他來回走個不停,氣得嘴裡直吐氣。我們的談話便在這不和諧的氣氛中結束。

蔣先生是有名的威儀棣棣的大獨裁者,一般部下和他說話,為其氣勢所懾,真可說是不敢仰視,哪裡還敢和他吵嘴。但是我則不然,他有時說我幾句,我如認為他沒有道理,就頂還他幾句。所以蔣先生誤以為我對他不服從,因而對我時存戒心。

蔣先生的「黑馬」

蔣先生逼我退出競選之事當然不久就傳出去了。許多支持我的國大代表頗為此憤憤不平。有一次,蔣先生往國民大會堂出席會議,只見會場內十分嘈雜,他有點不慣,招呼左右要代表們「肅靜點,肅靜點」!代表們不但未靜下來,樓上代表席中竟有人大聲反唇相稽,頗使蔣先生難堪。他氣憤極了,認為這大概又是擁李的人幹的。回官邸後不久,他就召集一個極機密的心腹股肱會議。出席的全是黃埔系和CC系的重要幹部。在會中,蔣先生竟聲稱,我李某參加競選副總統直如一把匕首插在他心中,各位如真能效忠領袖,就應該將領袖心中這把刀子拔去云云。

這故事是一位參預機密的「天子門生」劉誠之後來告訴我的。誠之是黃埔四期畢業生,由蔣先生資送日本入警官學校。抗戰期間,被派為警官學校西安第四分校教育長。勝利之後,駐於北平。他在北平的附帶任務便是偵察我和孫連仲的行動和言論,向蔣先生打小報告。所以他在行轅出入很勤,和我也很熟。日子久了,他發現我原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沒有什麼可報告的。相反地,他且為我的忠厚無欺所感動,不但同情我的處境,而且認為蔣先生那套作風不對,常在他的朋友面前為我抱不平說:「領袖對李先生那樣忠厚長者都不能用,也實在不對。」所以他時時把他們黃埔系中許多機密說給我聽。競選期中,類如以上所說的許多祕密,劉君都毫無隱瞞地告訴了我。我當然只有一笑置之。

蔣先生既知勉強我自動退出的不可能,他就只有用支助他人競選來擊敗我的一途了。因此他便發動CC系和黃埔系來支持孫科和我競選。

孫科本無意競選,現在何以忽然變成蔣先生的「黑馬」呢?據孫科左右和蔣先生的親信所傳出的內幕消息,其中有一段煞費苦心的故事:

當蔣先生認定我決不自動撤退之時,他便想請孫科出馬來擊敗我。在他想來,孫科是唯一可以擊敗我的人選。第一,孫科是總理的哲嗣,在黨內國內的潛勢力很大。再者,孫科是廣東人,可以分取我在西南方面的選票。

蔣先生作此決定後,便派蔣夫人去勸請孫科參加競選。孫科推託說,他寧願做有實權的立法院院長,不願做空頭的副總統。再者,競選需要競選費,他也籌不出這一筆費用。(待續)

* 口述/李宗仁 撰寫/唐德剛,本文選自《李宗仁回憶錄》。(遠流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