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亞中》還要靠美國重返聯合國?

2020/02/15

美國總統川普22日在聯合國大會上,再次批評中國大陸,很熱鬧、也很有新聞性。但是,聯合國還能算得上是美國的主戰場嗎?

近年來,美國接二連三在國際組織或協定中退群,國際社會已充分認識到,川普領導的美國,不再是那個以往用提供「公共財」來鞏固霸權的美國,而是一個斤斤計較、「美國第一」、「美國要再偉大」的國家。在遏制中國的戰役中,在雙邊主義的戰場,或許個別國家因為畏懼美國而不得不選邊站,但是在國際組織及多邊場域中,美國已無法再有主導權。

在國際組織中,自私的美國正在努力把自己的影響力消磨殆盡。川普宣布從明年7月6日退出世界衛生組織( WHO) ,等於給中國大陸留下了更大的影響空間。在美國拖欠聯合國會費時,中國大陸已經全額支付了聯合國2020年會費共3億多美元。大陸目前負責領導15個聯合國機構中的4個,而美國只負責領導其中1個。美國在批評中國對全球環境汙染造成傷害時,卻忘了,北京支持《巴黎氣候協定》的立場與作為,已得到歐盟肯定,而川普已經在去年11月4日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川普更經常警告,美國有可能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

戰後成立的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IMF),其決策機制的設計不是一國一票,而是美國享有幾近否決權的權力,但是美國在其他國際組織的權力就不是獨霸的了。世貿組織是一國一票,沒有成員有否決權,聯合國雖然強調各會員國一律平等,但是五個常任理事國都有否決權,而不是只有美國有。

美國以往能夠在聯合國及其相關機構享有優勢,所仰賴的不只是其軍事、科技、經濟等物質力量,更重要的是美國所代表的自由、民主、人權價值等精神力量,也就俗稱的軟實力。但是川普的行為卻讓世人突然了解,美國所謂的軟實力價值,必須在服務或有利於美國國家利益時,才有意義,而美國重視國家利益遠遠高於他自己主張的價值。

日本算得上是民主國家,也是資本主義國家,更是美國的盟友,但是因日本已經威脅到美國第一,美國還是在1985年利用廣場協定把日本給打趴了。美國擔心歐元會挑戰美元,因此從希臘下手,引發歐債危機。美國希望歐洲統合愈鬆散愈好,因而鼓勵英國脫歐,不會因為歐盟國家是自由民主體制而手軟。美國透過NGO在全球搞追求民主人權的阿拉伯之春時,卻不介入最封建的沙烏地阿拉伯,只因沙國是石油美元的最大支持者。即使《華盛頓郵報》記者在沙國駐土耳其大使館被殺害,為了不喪失美國軍火商1100億美元的軍售,川普也決定不再予以追究。當美國經濟實力強時,就主張自由貿易及全球化,當發生貿易逆差時,就主張要單邊主義、美國優先了。以上均反應了所謂「美國價值」的矛盾與虛偽。

一個自私而強大的美國,在雙邊關係中,美國仍可利用其強大的硬實力迫使其它國家屈服,但是在以公益為主的國際組織中,其角色與重要性已經逐漸弱化。沒有公益精神的國家是走不遠的,當美國失去其良善的價值軟實力,而變得愈發自私自利時,是不會再偉大的。

美國在國際組織中的角色、信譽、名聲都已經如此不堪時,民進黨政府還要相信美國會「支持台灣加入WHO」、「支持台灣重返聯合國」的真誠與能力?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