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陳國祥》八方風雨襲北京

2020/02/15

四面八方襲來狂風驟雨,中國大陸面臨30年來最強烈的國際衝擊,內部也不平靖,香港亂事暫歇,新疆再教育營猶遭抨擊之際,內蒙又爆發維護民族文化的抗爭。

美國啟動的脫鉤圖謀,因雖要與中國製造切割,但美國企業仍想保留中國市場,雙方都無法在經貿上完全與對方脫鉤,其他國家也不會輕易選邊站,但美國一些跟班國家寧可得罪中國,寧可犧牲一點實利,也要響應美國號召。即使標榜獨立外交的歐盟國家,雖然與美國嫌隙猶存,近期卻日漸遠中。東南亞一些國家基於南海主權紛爭,南亞印度則呼應美國印太戰略,而與中國摩擦不斷。近鄰日本在「後安倍」時代,對華政策傾向「總體性遏制,局部性接觸」態勢。一場新冷戰隱然成形。

美蘇冷戰是兩個超級大國在軍事和意識形態方面的競爭,中國經濟上與美國形成深度融合,有較大迴旋餘地,但中國被視是美國的軍事和地緣政治對手,卻已然發展為結構性矛盾,許多國家被迫或自願選邊站,使得中國在強盛國家間面臨孤立危機。中共對於嚴峻的外交變局仍然強勢以對,國內「民意」更是戰鼓齊擂,呈現濃厚民粹與極端民族主義的成份。以提倡「新威權主義」馳名的上海大學教授蕭功秦提出警訊,直言「中美關係正在進入珍珠港事件前幾個月那種狀態。」

中美交惡之際,歐洲國家紛紛「覺醒」,更露出一葉知秋的寒意。一些國家對中國在歐洲合縱連橫抱持戒心,甚至指責中國是在「肢解歐洲」、「聯歐抗美」,紛與美國重新站在一個戰壕中,連德國也態度搖擺,宣告啟動其印太戰略。歐盟一個智庫的報告宣稱,「歐盟對北京越來越警惕,而且對中國在海外的強硬態度以及侵犯人權的行為日益擔憂。」法國媒體明白指出,「歐洲再不會被北京迷惑」。歐盟原已將中國列為「制度性競爭對手」,現在升級為「系統性競爭對手」。

有人感嘆,為什麼美國之類的國家可以經常Nothing to Pay(不用付出什麼代價)就可以取得成效,而中國卻是Pay for Nothing(付出代價而沒有收穫)?問題不僅如此,更應去追問的是:北京為什麼如此遭人嫌?美國固不用論矣,因為其全球霸權受中國挑戰,加上川普基於選戰而惡意操作,光從歐洲來看,中國對外關係確有欠缺。首先是經濟富裕以後,外交上迷信市場、投資與貿易的利誘價值,而予人財大就可氣粗之感。

其次,輕忽內政與外交的連動關係,與歐美國家以及台港民眾缺乏理念上的凝聚力量。中共一再否定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為普世價值,以為經濟施惠就可基本搞定,實則在越是注重價值理念的地域,越容易碰壁,例如歐洲。所以,有人說中國外交上存有盲點,看外國往往是「到皮不到肉,到肉不到骨」。

中國過去經濟孱弱,國力不強,對於國際秩序與世界走向沒有太大塑造力量,所以沒有太高評量標準,中國只要獨善其身即可。因此,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的24字方針,江澤民提出「悶聲發大財」的發展策略,胡錦濤時代實行全方位外交,以經濟為主軸,意識形態擱在一旁。中國強勢崛起之後,一切都改觀了,世人普遍認定中國不單要崛起,而且要影響甚或主導世界,於是引發「中國是否過早冒尖和亮劍」的質疑。

在國際力量結構劇變的新時代中,世人將新的標準與期許套在中國身上,以更高的準繩要求,比如是否尊奉既有規則,也以更敏感的心思度量中國的行事動機,比如一帶一路是否利用債權控制窮國。所以,除非中國徹底改弦更張,大幅自我調整,否則未來迎向中國的風雨只會日益強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