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者親手納棺媽媽,才學會面對死亡。

2019/12/03

一件襯衫訪問了一位送行者-許伊妃,她是台灣第一位得到日本官方認證的禮儀師,為了學習面對死亡,許伊妃把自己的媽媽當成第一位練習納棺的對象。

送行者許伊妃是台灣第一位得到日本官方認證的禮儀師。圖/一件襯衫 提供

面對逝去的生命,我們總是伴隨著困惑與恐懼。

習慣牽著的那雙手,溫熱了幾十年的相伴,為什麼變得僵硬冰冷?總是深邃清澈的雙眼裡,再也沒有星辰般的晶亮。

許伊妃以前跟媽媽感情並不好,堅持成為禮儀師的過程,更讓她離家人越來越遠。直到練習納棺自己的媽媽後才明白,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沒有珍惜日常。

許伊妃親手納棺自己的媽媽,才學會面對死亡。圖/一件襯衫 提供

畏懼死亡的背後,是沒有勇氣面對遺憾。

我們常以為死亡是生命的裂隙,好像會吞噬所有我們珍惜的人與事物。但其實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不會結束的生命並不完整。就像不斷向終點奔跑的馬拉松跑者,我們如果懼怕終點,又要如何為了這條道路揮灑汗水與淚水。

許伊妃親手納棺自己的媽媽,才學會面對死亡。圖/一件襯衫 提供

死亡跟太陽一樣沒有辦法直視,但它會一直存在那裏。

死亡總是伴隨著遺憾,而且死亡每天都在發生。我們沒辦法阻止生命流逝,卻能夠試著遠離遺憾,只能不斷去練習,直到離開,再也不會成為錯過。

(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