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女頭目求生存拚尊嚴

2019/12/03

導演魏郁蓁(左)與製作人徐國揚歷時10年完成《阿查依蘭的呼喚》。(粘耿豪攝) 導演魏郁蓁談到電影背後不為人知的拍攝過程,淚水不禁在眼眶打轉。(粘耿豪攝)

《阿查依蘭的呼喚》是台灣首部以「女頭目」為題的紀錄片,該片斥資360萬,由導演魏郁蓁、製作人徐國揚歷時10年的田野調查和拍攝後製完成。電影描述排灣族大後部落的大頭目繼承人廖莉華面臨的人生風暴,鏡頭寫實帶領觀眾一睹女頭目頭銜所帶來的殘酷及委屈,以及夾縫中求生存與拚尊嚴的兩難處境。

「阿查依蘭」(Azangiljan,又音譯阿戰贏浪)為該部落大頭目的家名,只有真正的大頭目,才有資格入住阿查依蘭的家屋。廖莉華曾逃避世襲的頭目身分,她在父親驟逝與丈夫離異的雙重打擊下,不向命運低頭。即便對自身文化不熟悉又得照料3名子女生計,她仍咬緊牙關,背負祖靈和族人的期待,回到部落扛下重擔。無奈接手時,家屋與祖靈屋一直未能重建,讓祖靈居無定所,成為她內心最大痛苦。

製作團隊當初受廖莉華的生命故事感召,想記錄她不屈不撓的勵志精神,沒想到拍攝過程衝突事件不斷,廖的繼承身分遭到部分族人質疑,甚至爆出頭目另有其人,在電影放映後更引起波瀾。製作團隊表示,當初拍攝時就曾遭人報警關切,不過他們與受訪者及當地耆老們反覆深聊,認為真實性已獲驗證,「當初拍攝沒想到頭目之爭會如此白熱化,不過頭目之爭的問題要回歸到部落,內部坐下來好好談清楚,對後代才是好事。」

拍攝1300個小時

部落的文化衝突,往往是影像工作者不敢輕易碰觸的題材,魏郁蓁和徐國揚反而勇敢點出現代原住民所面臨窘境,影片道出傳統文化與當今社會主流價值之間的拉扯、衝突和矛盾。

該片共拍攝超過1300個小時,團隊為了清楚了解「族語」,更把剪接室直接搬到屏東,花了1個多月才完成翻譯。魏郁蓁泛著淚光感嘆:「我想拍跨族群都能看的片,也想拍出族群的癥結點,一度壓力大,不過廖莉華毫無保留的信任,她樂觀性格反而感染我們拍下去,希望觀眾透過電影對排灣族有更多認識。」

《阿查依蘭的呼喚》入圍本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在國際影展上也有斬獲,曾入圍歐洲電影攝影獎最佳紀錄片,勇奪伊斯坦堡電影獎最佳紀錄片殊榮。該片7月8日16點30分於台北信義威秀影城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