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头“全包” 落纸变了样 拒补差价 装修“急刹车”

2022/08/05

65岁的市民洪阿姨向亲戚七拼八凑借了钱,终于在去年拿到了宝山馨慈佳苑的经适房。她对比几家装修公司后,选了沪宜装饰。“对方最初承诺10.8万元全包,可以直接拎包入住。”洪阿姨说,后来对方提出要补4.7万余元差价,被拒绝后直接停工了,如今房屋装修呈“半吊子”状态。

本想拎包入住

不料艰难度日

8月3日上午,记者来到洪阿姨家,只见屋内地面没有铺设地板,几包装饰材料横放在地上,墙上还有电线、孔洞裸露,安装好的橱柜没有“门面”。除了两个用于照明的灯泡,屋内没有厨房设备,没有空调,也没有马桶。

然而,由于没钱租房,洪阿姨于今年6月已搬入,简单在卧室里搭了折叠床,还搬来了一些打包好的家当。没有灶台,洪阿姨每天泡方便面吃,有时啃几块饼干;没有马桶,她就尿在马桶预留位置的下水道口,粪便则用一个大碗装好再倒入。“几乎没有生活质量可言,每天以泪洗面。后来一着急,我还大病了一场。”洪阿姨哭诉道。

洪阿姨向记者出示了与对方的微信对话,在2021年10月26日、10月30日,沪宜装饰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全部包了”“报价在10.8万元左右”,然而在11月3日签合同时变成“部分承包”。洪阿姨坦承,自己在签合同时的确没有留心眼,以为一切就是按照之前说好的来。

洪阿姨认为对方在合同上“做了手脚”,装修停工后想和对方理论时,对方已不接自己的语音通话。记者尝试添加这名工作人员的微信,却迟迟没有被“加好友”。

那么,微信群里的“口头协议”能否作数呢?上海翰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玮律师表示,由于“口头协议”在先,“纸质合同”在后,法律原则上会以“后者为准”,除非洪阿姨能举证对方存在“合同欺诈”。如果诉诸法律,洪阿姨可以要求对方列出已经支出的费用明细,主张将余款退回。

单据是否存在

双方各执一词

今年初,洪阿姨分三期共支付10.2万余元。几天后,对方突然要求她补4.7万余元“差价”。洪阿姨认为这笔费用不合理,且数额远超预算,遂拒绝支付。装修公司随即撤走装修工人。

8月3日下午,记者几经辗转,通过电话联系上了沪宜装饰的一名陆姓经理。他说,洪阿姨在装修时几乎每天在场,提出的一些要求都会产生成本。“工程当中的变更、后期结算,洪阿姨本人都是签字确认的。”陆经理说,然而到了支付的时候,她认为“太多了”,不愿意出这么多。

当记者想看一下洪阿姨签字的“工程变更”“后期结算”单时,陆经理却表示“难以确认记者身份,不能给”,还称“洪阿姨有”。洪阿姨却表示只签过一张确认装修工人做了哪些工作的核对单,没有签过陆经理说的那些单子。

对于费用明细单是否存在、是否签过字,双方各有说法,然而洪阿姨的生活还要过下去。在本报记者协调下,陆经理表示,愿意抽空到现场去一趟,和洪阿姨重新估一下之后装修的费用,在不影响洪阿姨基本生活的前提下,调整一些装修项目。

对此,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本报记者 裘颖琼 志愿者 李瑞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