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

2022/08/05

池絮

最近有些尿频,晚上总起夜,生活、工作很受影响。到医院一番检查,医生安慰说,看片子肾没问题,吃几副药就行了。在医生开药时,我忍不住问,究竟因何导致此病?答曰:像你这般年纪的中年妇女,多是情绪波动大,焦虑或是压力大造成。

回家一路上,我不停地在找根源:唉,都说正值八九岁的男孩狗都嫌。别的不说,现下我最焦虑的,莫过于儿子手中的电子“玩伴”——Pad。

疫情期间,学校所有的线下课都变成网课,就连我特意慕名报的线下围棋兴趣班,也没逃过此劫。于是,儿子名正言顺地成天抱着Pad用功。开始,我们只是站在书房门口不时巡视,后来发现,小家伙居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在Pad上开“小窗”——先是悄悄把Pad背面转向门口以防我们从门缝偷窥,然后一本正经地边上课“摸鱼”,边看动画片《斗罗大陆》。顿时,全家大人如临“大敌”,我更是一口气卸载完所有与学习无关的软件。此后他上网课,我和孩子爸爸、奶奶轮流“陪坐”,并且规定他必须全程将Pad正面朝向大人,随时接受“阳光”监督。

白天不行,小家伙开始晚上“干活”。深更半夜等我们睡着后,有时会悄悄跑到书房抱着Pad看动画片。看到精彩处,黑灯瞎火的一个人隔着毯子发出咯咯的笑声。作为曾经的“码农”,爸爸使出“杀手锏”——把Pad调成青少年模式,并屏蔽了若干视频播放软件和浏览器。可我仍不放心,生怕他从此滑向网瘾的大坑。

暑假里的一天下午,我下班得早,回家第一件事看看小家伙究竟在干啥。悄悄打开书房门,只见他蹲在椅子上,两手斜捧着Pad举过鼻子,屏幕一闪一闪。“不看书不写作业不下围棋,又在玩Pad!”我气不打一处来,立马冲上前抓过PAD吼道。

“我在学习……”

“学习?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是不是像以前一样,听见我回来,立马把动画视频切换掉了?”

“没骗人。爸爸不在家,奶奶在睡觉。我试着自己扫码做听力题……呜……呜……”

调亮屏幕一看,还真是我布置的课外英语听力题音频界面。原来,今年5月我去单位值守一个月,临走前为了视频聊天方便给小家伙装了QQ。最近,他突然发现上面和微信一样也有“扫一扫”功能,摸索着对准练习册上方的二维码,终于找到了播放音频的窍门。而平时,播放听力题都是依靠爸爸和奶奶的手机完成的。

看着儿子委屈得快哭的样子,这才发觉,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Pad,终于对他有了更多的正能量。

我开始允许他每天看一会儿动画片,并和他做好约定:一旦上围棋网课被发现开“小窗”,立马取消当日福利。晚饭后,再累也会带他外出散步半小时,只为能充分休息眼睛,顺便锻炼身体。

渐渐地,我的尿频症状好了很多。也许是医生开的药起了作用,也许是我的焦虑真的少了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