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放弃留学 “委托”费能退吗? 费用总计12万元,法院酌定退还2万元

2022/08/05

本报讯(通讯员 熊燕 记者袁玮)规划好的出国深造,无奈一场疫情,该准备的语言考试、专业项目都没完成,想要回当初委托留学服务的费用却被拒绝。疫情影响下未能出国留学,委托办理留学服务的费用能不能退?

2020年1月13日,尚在读大二的小林与被告某公司签订了《关于提供北美研究生留学及作品集辅导的委托合同》一份,约定后者就北美2023年秋季建筑相关类专业研究生学位的入学申请事宜,有偿为其提供北美目标学校申请手续相关及作品集的咨询和辅导服务。费用总计12万元,包括目标学校的申请服务、作品集辅导及奖学金申请服务。其中,作品集辅导费用主要包括不限课时线上讲座设计辅导、不限课时一对一辅导完成4-5个方案、不限课时小组课辅导(课后需完成作业)等。合同有效期三年,经协商可延期。关于退费,合同主要约定三档规则:1.合同签署1个月以内且作品集辅导未完成一个方案且小组课未进行2个系列课程,扣除总额25%后退还;2.合同签署1个月以上6个月以内且作品集辅导未完成2个方案且小组课未进行3个系列课程,扣除总额50%后退还;3.合同签署6个月以上或作品集辅导已完成2个方案,不予退款。

合同签订后,小林支付了第一期费用7.2万元。从2020年3月起,小林听取被告意见,陆续参加了小组课和一对一课程辅导,但课程进度和作业完成均需被告催促。2020年9月起,小林多次以课业繁重、身体有恙、语言有障碍等推迟参加被告推荐的项目或方案。2021年初,小林未如期支付第二期费用,并透露需重新考虑出国留学事宜。但其后,小林又于2021年3月主动预约被告进行专业规划解答。小林在7月31日提出取消出国计划。

小林向被告提出退还费用,被告仅同意退还20%。小林认为,自己完全是因新冠疫情被迫放弃留学,被告也未提供合同约定的服务,故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合同并退还全部费用。被告辩称,被告一直积极履行合同,为原告制定专业提升计划,提供专业辅导,疫情并非原告留学的障碍,海外留学客观上仍然可行;而且根据合同约定,原告提出退款时已超过合同签署六个月,被告不同意退款。

法院审理后认为,双方签订的合同虽然名为委托合同,事实上被告更重要的义务是为原告能够顺利申请留学提供专业咨询和辅导,即双方的主要权利义务不符合典型委托合同的特征,原告并不享有合同任意解除权。本案合同签订后即发生了疫情,原告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从开始的积极参与课程学习、听取学习计划建议到后期因个人校内学习繁忙等个人原因多次暂缓合同所涉项目的推进。国际留学虽受疫情影响,但客观上并未完全停止,存在在线授课等变通方式以尽可能保障留学生享受他国教育资源。因此,原告所称的新冠疫情导致其不再考虑出国留学,在本案中尚不构成合同解除的法定事由。

现原告已无继续履行合同的意愿,被告亦不反对,故法院认定双方所签订的合同解除。

本案中,合同已就提前解约的退费作了详细约定,这些约定与合同中委托事项的解释、服务阶段的详细划分,特别是极具有专业特征的《作品集辅导细则》等内容,相互呼应、形成完整整体。故原告以被告未提示和说明格式化的退费规则主张这些条款不构成合同内容的意见,不能成立。

本案中,被告签订合同时并未合理注意原告的在校年级和学习能力能否保障其经过被告咨询和辅导即具有相当的专业能力,也未在合同履行中合理敦促原告积极配合以使自身专业提升速度匹配合同预期。加之,本案合同签订后暴发了新冠疫情,确实在一定期限内影响了日常生活和学习。因此,以退费提出时间来划分退费标准的约定,在本案中不具有公平性,本案不再据此确定被告应予退还的费用。本案根据合同第三档退费规则,综合原、被告的过错,酌定被告退还小林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