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亮父诗稿》有感

2020/11/21

廖书兰

廖书兰

捧读《亮父诗稿》使我犹如窥入中国文学殿堂之境。

全书分为诗稿三卷162首,词稿一卷25阕;余英时先生作序,莫云汉先生写跋及温州24位文人雅士以《亮父诗稿》之诗意,配以字画书法,正是“文史不分家,诗画同源”,有“诗中有画,字中有诗”之感,可谓逢此21世纪初叶,为温州与香港两座城市增添了一笔中华文化之异彩,可喜可贺。

《亮父诗稿》作者朱鸿林。书名题为“亮父”,何为“亮父”?据先生解释,“有两层意义:一为‘亮’字是女儿的名字,我是朱亮父亲,故称亮父;二为我最仰慕的两位历史人物,一是诸葛亮,一是陶渊明(陶元亮)”。先生说从公(做事)时,效法诸葛亮尽忠职守,鞠躬尽瘁;退休后,要学陶渊明从吾所好,隐居田野。而书兰建议先生,他日退休后,何妨平日大隐于市,偶尔也做一朵闲云,一只野鹤游走名山大川,作诗著文以益后学。正如莫云汉先生在《亮父诗稿》跋中所说,先生诗风则随学养而有所变化,如《谒王阳明祠》诗:“物情无系累,性真自发展。旦夕存其诚,俯仰颜不腼。漫步陟龙冈,亭轩浮翠巘。石洞透天心,机械任抛卷。”诗境理趣,浑然一体。由此推之,若干年后,先生的诗境当又另有一番天地。先生写诗擅活用典故,隐喻比兴,如《游九龙寨城公园》组诗四首之一:“后山狮子已醒眠,狼豕归途不用鞭。曲巷翻成周道直,更栽桃柳满旁边。”注:“寨城正位于狮子山下,英军占而不治,往时势迫蜗居者三万余人,今辟为公园,广栽树木。”便是别有寓意:后山可做隐喻为祖国,拿破仑曾说,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一旦觉醒将会震惊世界,所以可解释为,祖国是一只睡醒的狮子,香港回归,洋人都要走了,不用鞭子催赶。另一首“狗肉人皮毒药湮,雉卢呼喝逝如川。紫荆已放清阴好,卧阅兴衰拓殖篇”。注:“寨城旧为黄赌毒三不管之区,复盛狗肉店及无牌照医生”云云。即就“紫荆已放清阴好,卧阅兴衰拓殖篇”两句,可见这位学者诗人的爱国情怀。先生才情与生俱来,对万物的情感丰沛是自然的,加上博览群书,专心史学,故其所作诚如莫云汉先生所说:“谓为诗人之诗、学人之诗、抑才人之诗,皆亦能有所契合也。”

余英时先生在序言中说,“设有人问焉:‘鸿林君何如人耶?’答之曰:‘至情至性之人也。’君不苟与人交,交则必推心置腹,久要不忘,契阔穷达死生,皆不足以易其诚,观集中忆往怀友哭师诸什可知也……余察君治学之道,淳朴严谨,言不虚发,乾嘉之矩矱犹存,迁固之余绪未绝。及发为诗歌,亦取则不远,古体以文为诗,浑灏古朴,近体则称情而出,不染尘俗。学风诗格,互为融贯,盖有不期而然者焉。”

从这样备受当代著名的大学问家肯定的人品和学术及诗歌风格,足见这一位生于斯长于斯的香港人朱鸿林先生,是中国文学浩瀚烟波中的一块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