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德:缠绕

2019/12/03

省吃俭用买来的卡带随身听,此时也遭遇淘汰和替换的命运,在CD大行其道的那些年,我早已赶不上时代更具动感的节奏。

那款老旧的头戴式耳机,虽然不管如何挪动弯扭,都不大适应发育中的头型,而且左右两侧的海绵,用久了必然磨损殆尽,可是却没有一并随之丢弃。

晚上读书之际习惯收听广播,必须先解开打结的电线,仿佛禅定的仪式,完成了心念的沉淀后,戴上耳机才有一种近距离的亲密。以前的电台主持人,常常为住在裕廊东的某位陈先生,点歌送给北干那那的某位林小姐,温柔的念出裕廊东的陈先生,亲笔写下来的字字句句。耳机传来间有收讯不良的沙沙声响,但是课本中的天文地理,往往不及这一番人间缥缈的思量。

耳机大概是所有科技产品中,最具有浪漫主义特质的东西,耳际充盈之后,无他无我,天人仿佛也就可以合一。除了声效和外形的酷炫考究,现在的耳机流行蓝牙配置,像是两块塞子钻进耳朵,声音马上无线传播。

可是,耳机如果没有了那一条缠绕的线,我总觉得仿佛就像是裕廊东的陈先生,少了北干那那的林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