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事

2019/12/03

“做场法事,帮我超渡我儿子。”她幽幽说着,脸色惨白。

家里有人过世总是这个样子,谁都不会有好脸色。

“几岁,什么时候走的?”我按例问着,有钱赚就来。

“五岁,儿子,昨天走。”头垂得很低很低,声音几乎要掩没了。

心愣了一下,老妇人起码都有70,难道还老蚌生珠?

“是儿子?”我再问一次,会不会错把孙子当儿子了。

“是儿子。”这次她很肯定地大声说,不满的瞪了瞪我。“这是地址。”她把一张纸条递过来,蹒跚地离去。

连个电话号码都没有。哎呀,还有价钱没谈好。

第二天按着地址摸了去。组屋楼下静悄悄的,没有搭起灵堂。

“哦,他放在家里。”应门的老妇人侧着身子让我入屋。“你跟我进来!”

尸体摆在家,我突然感觉空气中有股异味。

布置简单的房间,床上放了个藤篮,铺着碎花布,花布下似乎盖着什么东西。

人呢?我想问。

“在里面。”老妇人好像会读心语,朝藤篮处指了指。

五岁的孩子能塞进小篮子里?

我半信半疑地走了过去,果然还真有人,噢,说错了,是个机器人露出个机械头来。

我直觉老妇人是在拿我开玩笑,真想狠狠骂她一顿,然后甩门出去。

“我儿子五年前做了属于他的第一个机器人就走了,留下它,陪了我五年,现在也死了。”

我听见老妇人抽泣的声音,在这个房子里,渗进了四面墙里又溢了出来。

念起了“往生咒”,我做了一件平生没有做过的事,是有点奇怪。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

我走遍所有的电脑店四处打听。“请问你们会修坏了的机器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