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行之:中国仍须学习如何与世界相处

2018/11/09

4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这得益于改革开放融入全球产业链,以及虚心学习西方先进理念。在提升国力和惠及民生的同时,也为全球经济作出了巨大贡献。时至今日,其经济成功已事实上改变了原有国际秩序。不仅是参与全球产业链重塑,在经贸规则、发展模式、意识形态乃至文化上,也对冷战后的秩序造成冲击,让西方国家感到了压力和焦虑。中国受到许多批评指摘,也由此而来。

首先是经济发展。应该说,中国的经济成功遵守了“游戏规则”,在遵守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和裁决上,中国的表现甚至优于西方一些国家。所谓非市场化、操纵汇率、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输出过剩产能等指责,刻意忽视了中方的努力和成效,不乏苛责甚至欲加之罪。有趣的是,西方指责中国通过非市场化的政策和行为,获取不正当优势;中国社会却认为,经济领域市场化改革尚不到位,恰恰是经济活力、创造力不足的原因,甚至是许多社会问题的症结所在。至少,在市场化改革方向上,双方没有无法调和的对立。

其次是区域合作。不久前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再次受到西方舆论的检视和挑剔。“一带一路”倡议同样饱受质疑,且因马来西亚诸国政局变动等原因,一些合作项目受阻甚至取消,亦落人口实。近期,欧盟、美国相继提出“欧亚互联互通战略”等政策,以对冲“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西方虽然无力更无意支持相关国家改善基础设施,却始终对中国的作为高度警觉。

再次是地缘政治。南中国海问题上,中国不接受所谓的国际仲裁,与东盟(亚细安)国家磋商《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并取得重大进展。这让美国与西方国家颇感恼火。近期,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纷纷跑来刷存在感,向中国施压。这不仅是向美国表态,也是表达自身不满——对新兴势力“擅自”制定国际规则难掩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