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浩:中美两军改善关系的三个关键问题

2018/11/09

笔者认为,为确保中美关系严守底线、不触红线,魏凤和此次访美实属肩负重大战略沟通使命之旅。“对话不对抗、亮牌不亮剑”应该是基本原则。当然,在与美方展开华山论剑之前,这其中还有三个关键问题需要认真思考:

第一,要改善中美两军关系就必须首先搞清楚,各自政策背后的“战略意图”究竟为何?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如果双方把对方的战略意图看清楚、弄准确了,应该就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里了,也就知道如何通过沟通解惑释疑了。

但是,试图全面、准确和快速地了解对方的战略意图,也是异常困难的事,因为通常竞争对手不愿意、也不太可能把战略意图透明化。当然,在大国之间交往过程中,相对明确地制定交往政策并清晰地阐明政策意图,也并不罕见。例如,在小布什时期担任副国务卿的佐利克,曾致力于对华关系改善。

2005年9月他提出著名的“利益攸关方”(Stakeholder)对华关系新理念,主张对华应采取积极务实态度,把美中两国之间的利益关系纳入政策考虑中,并指出“美中两国是国际体系中两个重要利益攸关的参与者,双方应共同承担国际关系中的权利与义务”。“利益攸关方”得到了小布什支持,即便是对华政策“鹰派”人物的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也在2006年6月初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上强调,美中是“非常重要的利益攸关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