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农建:切勿误判美国中期选举结果

2018/11/09

特朗普现象的出现,一直以来被主流媒体和世界各国许多政治观察家,看成是一个偶然和一个不合常规的例外。因而特朗普本人也一直被主流媒体和许多的政治评论家污名化、揭丑、嘲笑和抨击。他被看成是一个口无遮拦的、粗痞的、缺乏理智和常识的、出尔反尔的、偏执的、神经错乱的疯子。他撕裂了美国社会,羞辱了盟国,国内国际都被他搞得乌烟瘴气。

其实,从一个宏观的背景来看,特朗普的出现,反映了美国所面临的危机。特朗普并不是制造了分裂和对立的原因,而是他的出现本身就是这种久已存在的社会撕裂的结果。近几十年来,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的迅速崛起,经济全球化下财富的东移,持续的对外贸易逆差,资金外流和工厂外迁,日益萎缩的中产阶层,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不断涌入的非法移民,过分强调多元化和平权化所导致的对主体族裔的文化和利益的侵蚀,日益增大的财政赤字和不堪重负的大国责任和国际义务,等等这一切,导致了美国社会的左右两极,在如何拯救国家的政治议题上产生严重的对立。

一方是执迷于“政治正确”的理念教条,以及超级大国的虚幻荣光与担当的左翼政客、主流媒体和名流学者、经济全球化的获益者——华尔街金融大鳄、硅谷高科技巨头和产业外包的跨国大公司,以及那些从开放的移民政策和多元化,以及平权主义获得特别关照的、聚住在东西两岸的群体;另一方是在直觉上感受到了现有“政治正确”理念教条的荒诞和主张“美国优先”的保守政客、传统的商人,和因经济全球化所导致的资本和工作外流,而陷入困顿的内陆地区的广大的原有中产阶层。

在关于特朗普和美国中期选举的问题上,受美国主流媒体的误导,那些受到特朗普贸易战打击的国家,也将特朗普看成是一个偶然出现的、反常的政坛异类,他们押宝于美国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翻盘,认为民主党卷土重来,将牵制甚至扭转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这其实是陷入了一个认识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