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武侠教材

2018/11/09

那个正经八百的年代,武侠小说是文学的边缘物种,末流都排不上。它打打杀杀的刀光剑影,是旧时代怪力乱神作品的现代分身。它是“文学的逆流”、“低级趣味、充满毒素”。

尽管那年头武侠小说在正统观念中不如九流十丐,却在大众阅读市场累积大量拥趸。休闲时间里,人们解下道貌岸然的面具,在武侠小说的字里行间与侠义精神同游。连环图与武侠小说是租书摊位里的难兄难弟。小市民买不起成套的作品,喜欢到此解馋。武侠被视为歪风邪道的年代,金庸、倪匡、古龙都被拒于图书馆门外。大约70年代中期,武侠解禁,公共图书馆与学校图书馆添购了这类曾经的精神禁品,而这些书却难得有机会回到书架上歇歇,最后还“步步高升”,被官府列为华文辅助读物,进而登上教科书殿堂,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40年来,如何激发学生学习华文的兴趣,一直是语文教学界历久不衰的探讨课题。上世纪80年代末,为了缓解本地学生华文读物匮乏问题,教育部成立委员会探讨编印读物激发学生阅读华文的可能性,于是节录金庸武侠章回出版的点子浮现了,我被安排打点此事。收集了诸君意见,我修函查老,略述当下岛上的中文生态,表达了通过武侠协助本地学子进入中文世界的构想。函件通过南发兄引荐,不久大侠回应,痛快拍板,同意节录出版。一向严格看待作品版权的查老表示,节录出版无须付费,且赞成根据需要修改作品文句。他更在信中表达了承担3000本印刷费的意愿。让人颇感意外,闻者动容。

琢磨多日之后,委员会相中《天龙八部》。这部小说能独立成篇的章节不少,后来小组决定围绕着乔峰选了几个章回,约140页。查老虽然同意我们修改文辞,小组后来只在不伤文采的前提下,更换若干较为冷僻的字眼。

1991年文稿整理完毕之际,南发告知查老即将访新。我们在香格里拉餐聚,席间我把文稿交他过目,他当下微笑摇头,完全的信任,气度可人。书本定稿之后,我辞职离场,之后未闻此书付梓面世的消息,武侠小说成为学校辅助读物的一次机会,悄悄擦肩而过。

缘未了。90年代末,教育部出版的中学华文辅助读本(四下)中,有《乔峰身世之谜》一篇,节写自《天龙八部》第16回。这是武侠作品首次以“辅助读本”的方式,跻身教育部华文教材行列。2006年,金庸的武侠更上层楼,《射雕英雄传》中的第35回《铁枪庙中》与第36回《大军西征》入选中学《中华文学》科指定作品(至2012年止);《雪山飞狐》被列为高中《华文与文学〉科必考教材。2014年,课程组让《天龙八部》回笼,以作品中的第41至43回取代《雪山飞狐》。

在华文还风光的年代,武侠被挡在校门外;及至方块字江河日下,它翻身逆转,吹着喇叭迈进校园,让全球华语媒体关注了一眼。从被禁到成为教材,从负能量到正能量的反差,观念随时间更变,世事如白云苍狗、沧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