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特朗普对中国的虚弱指控

2018/07/12

中国的幸运之处,在于外国企业都热衷于进入这个市场,尤其是对直接投资给予的优惠待遇。事实上,外企和中企几十年来都乐于接受中国的“市场准入技术要求”策略,要求外国投资者“带进”先进技术,以进入中国市场。

不论外界认为这种做法有何负面影响,事实是外国企业,包括纯外资企业和中资企业的国外合作伙伴,都在它们的对华投资中受益匪浅。世界银行200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境外跨国企业在中国的平均投资回报率为22%。根据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的报告,美国跨国企业2008年在华的平均资本回报率达到33%。

尽管如此,自2009年以来,外国企业在中国的息税前盈利一直在下降,但情况在去年已经有所好转。这是中国政府必须认真对待的问题。无论如何,没有人可以声称外国企业是被迫在中国市场经营的。因此,所谓美国企业被迫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的论点缺乏说服力。

事实上,这个论点从未得到令人信服的证据支持。虽然编纂301条款报告的美国贸易代表声称进行了多项调查,但所有答复者都匿名,而且这些人的说法跟道听途说没什么两样,根本无法呈上法庭作为证据。即使这些说法是真实的,也不能确切证明外国企业被迫转让技术的情况,在中国普遍存在。

301条款报告对中国境外投资的指责,即中国利用“政府资本和高度隐秘的投资者网络,来促进对海外高科技企业的收购”,同样站不住脚。在美国贸易代表看来,中国政府不仅有明确的投资战略,而且有一大群企业愿意对其言听计从。

可是,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报告指出,从2005年到2016年,中国企业在美国仅进行了包括合并和收购在内的202笔投资,其中只有16项总数为210亿美元的投资是在科技领域。而在2013年至2016年,中国投资者在美国的房地产投资额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达到940亿美元。

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行业分布表明,中国甚至没有一套推动中国企业以合理方式进行投资的有效市场机制。相反地,许多企业正在做独立且往往非理性的投资决策,有时这会导致巨大的损失。

301条款报告所提到的最后一个问题,涉及对知识产权和敏感商业信息的网络盗窃,而美国声称这是由中国政府执行的。尽管该报告承认,自2015年中美双方同意“不实施或故意支持对知识产权(包括贸易机密或其他可以带来商业优势的机密商业信息)的网络盗窃行为”以来,所监测到的中国网络间谍活动事件有所减少,但一些美国官员坚决认为,这可能反映出攻击者人数减少,同时转向更集中、熟练且复杂的攻击。

事实是,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取得稳步的进展。正如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拉迪(Nicholas Lardy)所指出的,“中国近年来所支付的外国技术许可费和使用费大幅飙升,去年达到近300亿美元,比过去10年增长近四倍”。事实上,据拉迪说,“以在本国范围内使用的技术而言,中国所支付的许可费金额在全球大概排名第二”。

很显然,301条款报告似乎是根据一些谣言、想象及半真半假的陈述所写成的。显而易见的问题是,特朗普政府怎能以如此薄弱的证据作为基础,做出像实施贸易关税(可能会引发灾难性的贸易战)这样重要的政策决定。显而易见的答案是,这份报告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这项政策的正当性,而非为它提供信息。

这不是说该报告所提出的问题只是幻想,或者说中国在履行入世承诺方面无可挑剔。相反地,在遵守世贸组织规定上,中国仍有许多可改善的空间,特别是在开放金融服务业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方面。

但与贸易相关的问题,应在世贸组织框架内解决,美国应利用该机构的解决争端机制,来解决其不满。中国应该考虑与澳大利亚、加拿大、欧盟、日本、墨西哥和新西兰合作,开展新一轮的世贸谈判,而不是采取特朗普政府的这种做法。不论美国是否参与,多边主义都应该得到维护。

特朗普的贸易战将无法迫使中国放弃追赶发达经济体的愿望。中国已经做好打一场消耗战的准备。不幸的是,双方,以及世界其他地方,都将在此过程中蒙受重大的损失。

(作者是前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曾于2004年至2006年间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英文原题:Trump's Weak Case Against China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