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浩:贸易战考验中美危机管控能力

2018/07/12

“军事关系”是中美最敏感、最具挑战性的关系。中国军队绝对服从中共的指挥、领导;美国军队则坚守宪法赋予的独立性,也许受制于美国政治、捍卫美国政治,又未必对美国政治产生正向影响或作用。例如,只要不是对外发动军事打击,五角大楼可以根据自己的情报分析,实施具非战略性的行动。因此,特立独行的五角大楼常常会给美国政府“添乱”。

因为两军迥然不同的政治属性,所以在中美两国政治关系比较好时,两军关系自然比较稳健顺当,当两国政治关系出现紧张时,两军关系又会首当其冲,变得格外敏感脆弱。具体事例比比皆是。例如,美国决定对台售武时,即使是两军一早约定的交流计划、舰船互访、人道主义演习等项目,也会随之暂停。再如,美国宣称所谓中国在南中国海“加速军事化”,于是美军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编按:前称太平洋司令部)撤消了差不多一年前对中国发出参加2018环太平洋军事演习的邀请。当然,中国也曾礼尚往来,主动取消美国航母到香港休整的计划。

令人担忧的是,近期中美关系产生的分歧是三者迭加的,异常复杂。例如,特朗普即打“台湾牌”又打“贸易战牌”。在宣布对华征收340亿美元进口商品关税后的第二天(7月7日),美军太平洋舰队派出两艘战舰,沿台海中线台湾一侧向东北航向穿越台湾海峡。这一举动,也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仅10天后,美军即采取的具“挑衅性”行动。在那次会见上,习近平特别强调“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别人的东西我们一分一毫也不要”。很显然,美舰穿越是蓄谋已久。

中美须进入危机管控阶段

由于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以结果为导向”的对外政策,可以预计,未来一段时间美国对华施压力度或有增无减,中美关系走向或将更为扑簌迷离、更加危机重重。为避免中美关系全面倒退,笔者认为,双方应立即进入“危机管控”程序,而且已是刻不容缓。如何管控?主要有三点:

第一,必须坚持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原则,寻找改善关系的新突破口,双方须避免正面对抗连番升级。毫无疑问,中美贸易战已经开打,但从目前来看,规模仍不算大,也未必就一定一路打下去。特别是美国,因特朗普团队估计有误,对来自中国的额外加征关税的产品中,有不少实际上是美国自己的在华公司生产的,而对自家产品征税,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愚蠢行为。正因如此,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日前发出紧急声明,对出口至美国的美在华企业“可以有90天向政府申请有效期为一年的关税豁免”。从这点来看,美国对华政策的混乱,恰恰是中国可以充分利用的机会,通过美国在华企业的商业申诉,要求美国见好就收,重开对话,双方坐下谈判,避免新一轮贸易战开打。

第二,必须重新整理对美外交政策,当下的主要任务是找到与美国可以进行“利益对接”的接口。特朗普坚持“美国利益优先”,但其中一定存在美国无法做到仅凭自己就可独享利益的短板。这个短板是什么?中国如何与美国合作,共同找到美国想要、又是中国所需的利益契合点?危机管控的目的是控制危机,使其不得失控,而非刺激危机,令其发作。特朗普基本上是个“挣快钱”的商贩,没有多少战略眼光,格局也很小。对此,中国可以找到让双方重新规划新型关系的“新利益带”,通过共同开发“新利益带”,管控危机、化解矛盾,把“危”转化为“机”。

第三,必须努力坚持,把属于中美双边关系内的矛盾,化解在双边内的做法,避免让矛盾走出两国边境线。那种以为“联合欧盟一致抗美”可逼使特朗普回心转意的想法,既缺乏政策依据,更无视中国与欧盟个别国家之间业已存在的贸易战现实。这是把中美贸易摩擦扩大化的危险做法,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损害中欧关系。事实上,欧盟对中国的“收购潮”“倾销风”和“侵权病”早有不满,欧盟期待美国对华贸易开炮是巴不得的事,大有“借美国的大棒,阻吓中国的发展”之意。要特别指出的是,西方国家的价值观是相同的,它们之间的矛盾不会破坏基本价值观的共通性。在这点上,中国与西方国家难成真正的、可持久的“命运共同体”。因此,那种“结帮群殴”的做法,只会把原本已经很复杂的问题搞得更糟。中美双方必须力求在双边框架内解决问题,而非把矛盾扩大化、复杂化。

总之,中美关系中的结构性、复杂性和迭加性的问题由来已久,既不可轻视大意,也不必惊慌失措。只要找对药方,对症下药,就没有治不了的病、过不去的坎。

(作者是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