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与少数的拉锯

2018/07/12

在昨天缺少火花的国会会议中,这样的做法愈发显著。不论是提早辍学、违法短期出租组屋,或者无法从电梯翻新计划中受惠的人,严格来说都是少数。但教人欣慰的是,担任政治职务者没有因为各种现象不太普遍,而罔顾受影响者的处境。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回答议员方荣发(后港区)的口头询问时透露,在政府售出的组屋单位中,只有1%没有能停在各楼层的电梯,目前有150座组屋不能参加电梯翻新计划。这些组屋若进行电梯翻新,涉及的成本会很庞大,而要求居民负担部分成本恐怕会导致他们陷入经济困境。

李智陞并没忽略是否翻新电梯须由居民投票,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意味着,一旦通过翻新计划,不赞成的居民还是得承担翻新成本。

基于这些考量,他指出建屋发展局会按照个别情况,评估如何协助需要有直达电梯的个案。

很多时候,要通过特定计划会遵循80-20的法则。但对议员李美花(义顺集选区)而言,这不一定合理。她问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为何公寓屋主未来若要合法提供按日计费的短租民宿服务,可能须事先征得整栋楼80%屋主的支持,而不是规定应征得100%支持。

李美花显然明白,就算大多数屋主会欢迎短租服务来推高长期出租的租金,甚至是房子在二手市场出售的价格,但有不少人更重视安全和隐私,不愿经常有陌生人进出住房范围。

少数人与多数人的拉锯在国会辩论“我们未来的教育”动议时,同样浮出台面。

议员玛赞(裕廊集选区)的儿子患有唐氏综合症。她敦促检讨现有教育制度,确保社会能平等看待特殊需要者,虽然她也意识到许多国人是务实主义者。“务实主义者可能会说,期望政府投入大量资源和资金来满足社区内一小部分人的需求是不合理的。但我相信大家会同意让教育制度更具包容性,对整体新加坡会带来巨大好处。”

别的不说,从小学会包容他人,个人更能拥抱多元性,也更有同理心。

难能可贵的是,我国教育制度多年来贯彻“保底不封顶”的原则,不会为了缩小表现最强和最弱者之前的差距,而要求最强的少数人放慢或不再自我突破,而是致力于提升更多在底层的弱者。

教育部长王乙康就说,教育部把最多的资源拨给裕峰中学、云锦中学、北烁学校和圣升明径学校四所专校,其次是普通(工艺)和普通(学术)源流学生,然后才是其他学校和其他源流的学生。

国会议长陈川仁在多名议员就动议发言后,抛出两个问题让大家思考:个人心目中最重要的老师是谁、最重要的学校是哪一所?

王乙康毫无意外地说是家长和家庭。体障的官委议员谢邕邕则强调作为跟别人不同的少数者的艰难之处,哽咽地感谢她所就读学校的教师从来没有认为她比不上其他孩子,她不交功课或太叽喳时,还是要受罚。

陈川仁这时巧妙地插嘴,促谢邕邕速速结束发言,并表示这点跟其他议员没两样,引起国会哄堂,陈川仁幽默体现一视同仁的方式,让谢邕邕也破涕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