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腊摊头手遭两轻轨列车碾死 遗孀与陆交局SMRT庭外和解

2018/07/12

因两辆列车都是无人驾驶,“谁该负责”成为这起案件的焦点。然而,随着案件和解,责任归属问题如今没有判决。

洪文同去年3月24日凌晨12时42分,在其他乘客都上车后才走上前,这时列车已关门驶离,他接着脚步不稳地走回长凳。岂料,他失去平衡从两个屏障间跌下1.22公尺,落在轨道上。

洪文同跌落后躺在轨道上三分钟,先坐起身,然后滚到一旁去。

第一辆列车凌晨12时48分驶过,当时车上只有一名SMRT员工,他听到声响但不知声音从哪里来。第二辆则在10分钟后进站,这时有职员见到列车晃动像是撞上了东西,这才发现洪文同倒卧轨道上。

研讯时,验尸官马文德发表结论说:“洪文同应该是太醉或因跌倒而感到混淆,未意识到自己处境危险,以致他留在轨道上没有求救也没尝试脱困……种种情况显示,洪文同的死是一起不幸意外。”

洪文同每100毫升血液含有232毫克酒精。相比之下,醉酒驾驶的法定上限为每100毫升的血液里不能含有超过80毫克酒精成分。

李运菁去年出席研讯后说,丈夫死后她必须独自承担家计,照顾三名九岁到17岁的儿女。

李运菁之后通过何进才律师事务所的万胜律师,起诉SMRT轻轨及陆交局疏忽,包括列车的保护开关发生故障,致使列车在碾过来自马来西亚的洪文同后并未停下,酿成他命丧轨道。

辩方当时辩称,洪文同在事发时喝醉,未有注意环境,也没顾及自己的人身安全,才会发生意外。

诉讼在双方没承认责任的情况下和解收场,和解内容保密。

李运菁通过万胜律师说,她对诉讼和解感到欣慰,让这起事故有个了结,她和家人能继续生活。

陆交局发言人告诉《联合早报》说,它会继续与SMRT紧密合作,加强轻轨月台的安全。“这包括在测试中的影像分析系统,它一旦发现轨道上有人擅闯就会通知SMRT职员。”

SMRT受询时说,陆交局的说法,它没有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