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宗德:腹有诗书气自华

2018/01/13

我无缘当叶嘉莹教授的学生,但平生也遇见不少名师,南洋大学中文系系主任皮述民就是其中一位。他是“红学”权威,对唐诗与戏剧也有心得,著作丰富。蒙他赠送《王之涣诗歌研究》,虽是薄薄的小册子,却是智慧与心血的结晶,读了对其慎密的剖析无比敬服。

皮老师风度翩翩,有如玉树临风,站在讲台上微微一笑,无需开口自有一股吸引力。他喜欢坐着教课,语速不疾不缓,话语富条理又有幽默感。有次他点评同学创作的律诗绝句,就平仄对偶与遣词用字提了许多意见。同学如沐春风,聆听受教。踏出课室的当儿,无不感到兴趣盎然,信心满满。南大和新加坡大学合并后,皮老师转任新加坡国立大学,退休后移居美国。谨此祝愿他健康长寿,安享晚年。

因缘际会,在职场上我结识了亦师亦友的著名诗人黄友吉。年轻时喜欢新诗,黄君的作品我几乎读遍。他出版了好几本诗集和散文集,影响深远,诗集《待日》里的好多首诗歌,曾广为传诵。

我在教育部负责小学华文教材之初,黄君协助润饰组员编写的课文,去芜存菁,达到画龙点睛的效果。他乐观向上,时常笑声朗朗,而这种达观情绪,也感染了周边同事,大家鼓足干劲,齐心协力地把工作做得更好。我退休后,每年至少和他吃一次饭,听他高谈阔论。文坛掌故,他如数家珍;时事评议,他不偏不倚。他虽已年近80,身体偶有微恙,但说话依然中气十足,气定神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