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斯·罗格夫:飘忽的市场和糟糕的政治

2018/01/13

各主要经济体央行独立性的恢复,也令投资者和政策分析员感到振奋。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仅在自己时常出言不逊的推特中放过了美联储,还提名了高素质人才来填补其职位空缺。与此同时,德国的话语权也未能阻止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从欧洲中央银行政策中受益。迄今为止,欧洲央行也仍然是最受尊崇且最具影响力的欧元区机构。

其他地方的情况也是如此。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就任初期抨击了一下英格兰银行后就偃旗息鼓了。正如穆罕默德·E·埃尔埃里安(Mohamed A. El-Erian)所指出的那样,许多投资者认为中央银行是“唯一的选择”,只要货币政策独立能得到维护,其他政治噪音就是小意思而已。

但是尽管政治,至少目前为止并未阻碍全球经济增长,但是政治动荡的长期代价可能更加高昂。首先,2008年以后的政治分歧造成了巨大的长期政策不确定性,因为各国都在左右两派政府之间摇摆不定。

例如,近期美国的税收改革,已被广泛宣传为一种推动企业投资于长期投资项目的绝佳手段。但如果企业担心这一勉强借助一个党派的微弱多数通过的立法,最终会被扭转的话,它能不能长期有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