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这件叫做美国梦的东西

2017/09/13

对很多人来说,美国梦就是美国穷人在艾莉诺·罗斯福(Eleanor Roosevelt)、小马丁·路德·金、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和理查德·罗尔第(Richard Rorty)的启发下,认为美国一定会结束不公的低酬劳、导致他们与美国的生活方式隔离的希望,即包容之梦。但这个梦想也未必是美国穷人和边缘化人群所独有。显然,欧洲的阿拉伯人和罗姆人也梦想着融入社会。

对理查德·里弗斯(Richard Reeves)和伊莎贝尔·索希尔(Isabel Sawhill)等其他学者而言,美国梦是关于更一般的流动性的梦。它是一个工作阶层和中产阶层,以及工作的穷人共同持有的、能够顺着社会经济阶梯向上攀升,而不是这个阶梯本身不断上升的希望,即收入和社会地位相对平均水平而言不断上升的梦。

事实上,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美国市场经济的技术变迁和人口特征所带来的结构性变化,让许多参与者地位有所抬升,也让其他人的地位有所下降。这个“抢椅子游戏”是不是美国人所独有,颇可质疑。从1880年到20世纪20年代,德国人和法国人也目睹了他们的经济被全球化所改变;而英国人的这一体验还要更早。

让美国梦与众不同的,既不是赢得彩票的希望,也不是跟随国家市场力量或公共政策水涨船高的希望。这是满足一切条件,实现成就的希望:依靠你的个人知识,相信你的直觉,探索未知领域。这体现了这些美国人有一种在某件事上体验到成功的深刻需求:手艺人用自己的精湛技艺做出更好的作品时的满足感,或商人看到“自己的船入港”的满足感。重要的是成功,而不是相对成功(有人想成为仅有的实现者吗?),并且过程可能比成功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