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彪:朝核危机还有和平解决可能吗?

2017/09/13

这主要是由朝核问题的性质决定的。一些中国人把朝鲜核试验与中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研制“两弹”相提并论,甚至表现出对朝鲜的部分理解与支持。无疑,这是错误的,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抛开大时代的不同,中国当年研制“两弹”主要是用来“护身”的,所谓“不做核霸主的奴隶”;但是朝鲜核试验的目的则是另有企图。

朝鲜目前没有其他特别的资源和能力,相反却面临着逼仄的国际环境和窘迫的国内经济。当然,朝鲜认为这一切都是“帝国主义及其追随势力”(包括中国在内)的阴谋。20年来,朝鲜日益觉得核武器是让世界“为之瞩目”,并能与世界讨价还价的“法宝”,因而倾力投入、一意孤行;加之外部世界的变幻和错误应对,朝鲜方面日益猖狂,朝核危机也日益加剧和升级。

如今,朝鲜的核战略已经昭然若揭:朝鲜的核武器不仅是用来“护身”的,更是用来“打劫”,并试图“称霸”的。作为“护身”的中国核武器是相对静态的,虽“束之高阁”却仍可视作某种“镇宅之宝”;用来“打劫”的朝鲜核武器则是动态的,要不停地挥舞,制造出恐惧才可以让人屈服。因此,朝鲜不仅会继续进行核试验,而且会不断升级核挑衅。

朝鲜目前还主要处于磨刀霍霍的阶段,但不久之后,它一定会拎着核武器去“走四方”。如果只是放在家里,挂在墙上,核武器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水喝,对朝鲜政权还有何用?贫穷又满怀仇恨和野心的朝鲜政权,必然要挥舞着“核砍刀”去敲诈勒索;如果核试验都不能令“帝国主义及其追随势力”害怕和屈服,朝鲜一定会制造出看得见、摸得着的核恐怖事件。

比如先打个飞机或炸个小岛,或者干脆直接做个大票,一切皆有可能。一些国家也许会试图息事宁人,给予朝鲜一些好处,但欲壑难填。终有一天,一场更大的武力冲突将不可避免。历史告诉我们,绥靖政策不可能阻止战争,只会孕育出更大的战争。

事实上,外部世界制约朝鲜的条件与能力,也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子。历史和逻辑都已清楚表明,“以对话方式解决朝核危机”的思路和战略都是错误的,也是根本行不通的(参见笔者的《朝核危机中的狡猾、坚定、迷茫》《联合早报》2017年4月24日)。

因此,武力之外,剩下的手段主要是经济制裁。朝鲜对外贸易的约90%依赖中国,所以联合国安理会的经济制裁也必须主要依靠中国来落实。毫无疑问,近年来,中国认真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其心可鉴。中国政府也希望通过经济制裁等和平手段向朝鲜施压,把朝鲜拉到谈判桌旁。

但是,经济制裁仅仅靠中国政府的决心和意志是无法达到目的的,还需要行动以及与之匹配的条件和能力,而客观的条件和能力可能并不尽如人意。更重要的是,人们面对的是朝鲜这样一个国家、金氏政权这样一个政府,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小团伙或大型武装组织。过去20年的历史同样清楚地表明,朝鲜获取外部资源的能力不容小觑。

另一方面,经济制裁原本是尝试让朝鲜没有金钱或精力去发展核武器,但这对朝鲜不会奏效。若是一个正常的国家,经济制裁或许会使其政府迫于国内压力而改弦更张,但朝鲜不同,它可以为了发展核武器让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的民众吃不饱,甚至死亡。从这个意义上讲,朝鲜现政权的生存弹性和空间很大。而只要还有一些本该用于人道主义的钱财,就会被朝鲜政府拿去优先发展核武器。

退一万步讲,朝鲜若真的无力发展核武器,它不是还有被称为“穷人原子弹”的生化武器吗?其数量目前又有哪个国家能与之比肩?金正恩可以用它来消灭兄长,还有什么人不能以此消灭之?如果朝鲜真的无力挥舞核大棒,就等着它使用同样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生化武器吧。

中国放弃对朝和平幻想越早越好

接下来,中国该怎么办?

首先,中国政府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和平手段根本无法解决朝核危机。中国政府应该放弃对朝鲜现政权的任何和平幻想,越早越好。如果还一味强调和坚持所谓的“对话”与“和谈”,不仅会遭遇更大的危机,中国也必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其次,应该厘清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消除一些可能影响中国政府正确决策的认知障碍。比如,有一种论调称,一旦半岛发生战事,将导致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朝鲜难民涌入中国,造成人道主义灾难和其他方面的麻烦。该论调似乎已成为影响中国朝核政策的一项重要因素。

然而,该论调是如何出笼的,何人、何时、以何种方式、做了哪些研究?如果根本就没有像样的研究,而是一些人信口开河,也许应该去看看朝鲜的人口地理分布,探究朝鲜民众目前的真实心理,分析在极端封闭环境中的民众是倾向于逃离还是期待,以及在定点打击、速战速决的现代战争中,民众大规模逃离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等。

还有人称,今日的伊拉克、叙利亚就是明日的朝鲜;这些人可能忘记了朝鲜没有伊拉克等国的伊斯兰因素、派别和种族因素,以及中东地区错综复杂的周边关系等;相反朝鲜的南方就是同宗同族的韩国……即使真的有上百万难民要涌入中国,难道中国就束手无策?简单类比是人们常犯的一个逻辑错误。

无论如何,上述似是而非的假设和论调,遮蔽了朝鲜核武器带给中国的更大危机。与此类似的论调还有朝鲜是中国的战略屏障;这论调在事实面前早已不攻自破,朝鲜不仅不是中国的战略屏障,相反是中国的战略麻烦,如果朝核危机处置不当,不远的将来还可能成为中国的战略灾难。

事实上,一些来路不明、似是而非的观点和判断,或许已经成为中国政府客观认识朝核危机的巨大障碍,并进而影响到自己的决策与行动,理应尽早明辨和消除。

最后,也是最重要、最紧迫的一点,中国应该在中央层面成立朝核危机应对领导小组,统筹领导和指挥处置朝核危机中的重大事项。朝核危机是中国面临的一场实实在在的重大危机,关乎中国重大核心利益。朝核危机的应对是一项十分复杂和艰巨的系统工程,中国政府应该在体制机制上给予高度重视。

现有由外交部主导的中国对朝政策和朝核危机处置机制,已经清晰地暴露出严重的弊端,该机制缺乏应有的战略思维和应变能力。朝核危机的复杂性、紧迫性和巨大的破坏性,早已远远超出了现有机制可以认知和应对的范畴。

朝核危机应急领导小组下设的办公室或许可由国安委办公室牵头组建。朝核危机应对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应是一个以新思维、新机制和新战略,全面提高朝核危机处置水平的新机构。它的人员组成应该多元、专业和精干,具有创新思维和战略思维。它应该是实体的,专项、全职,职责是研判形势、制订战略、督导行动等。该机构是临时的,事毕即散,但在履职期间应有足够的权限。

除了对朝政策的决策系统应该升级改良外,中国相应的执行系统、情报分析系统、对外传播系统等也有提升的空间和必要。

总之,除非奇迹发生,朝核危机不可能和平解决;面对如此重大危机,中国期待的不应该是奇迹的发生,而是自己的决心、智勇和立即行动!

作者是中国某央企职员,曾先后在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和哈佛大学作访问学者。

除非奇迹发生,朝核危机不可能和平解决;面对如此重大危机,中国期待的不应该是奇迹的发生,而是自己的决心、智勇和立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