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罗兴亚人悲剧的背后

2017/09/13

国际上的怒火也开始延烧到翁山淑枝身上。翁山是国务资政,是实际上的政府领导人,也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她的政府受到军人很大的掣肘。人们指她在罗兴亚人课题上无作为,甚至不作为。有人因此主张收回她得到的诺贝尔奖。

看来,翁山真的是有苦难言。因为,所谓罗兴亚人问题(缅甸军方则称之为“孟加拉人问题”,意即这些人是孟加拉后裔),背后除了宗教问题,更重要的是牵扯到缅甸的特殊政治、历史和种族关系等多重矛盾。就像一团乱麻,绝不是翁山一时之间有办法解决的。何况既得利益根深蒂固、纵横交错的缅甸军方,至今还保存强大的政治影响力,依据2008年通过的新宪法,控制着国会两院的四分之一的席位。

根据一些历史学者的说法,信仰伊斯兰(回教)的罗兴亚人祖先,很早就在缅甸西部若开邦生活。他们在1799年被缅甸王征服。但随之而至的是英国人的入侵。1826年,这个地区沦为英国殖民地。由于发展种植业的需要,大批孟加拉人移民到这个地区工作和定居,因此种下了日后外来移民后代和当地信仰佛教的土著若开族之间的紧张关系。由此观之,外来移民引起当地人不满的事情,可谓早已有之。

这种经济利益上的纠葛,很自然为政客所用,也很容易就掺入种族和宗教的因素。缅甸人口近70%是缅甸人,但还有100多个少数民族,包括若开、罗兴亚、克钦、克伦、掸族、克耶、孟族等。多数与少数种族之间,矛盾重重,无法调和,因此形成长时间的武装对抗和冲突。若开邦也不例外。

同时,若开人又同罗兴亚人不睦,深恐生育率高的罗兴亚人越来越多,最终会“反宾为主”,成了多数。目前,若开邦人口约300多万,若开人占60%左右,罗兴亚人则约占四分之一,但没有公民身份,是无国籍者。由于有这一双重矛盾,若开邦长期以来也被军人政府边缘化,成了一个政治棋子,也成了一个穷邦。这是政治的因素。

和其他被英国殖民统治过的地方一样,缅甸至今还跳不出英国人设下的“分而治之”政治棋局。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把缅甸分成“七邦七省”,挑拨各少数民族与缅族的关系,有的少数民族还被说服放弃佛教改信基督教,和英国人一起对付缅族。1948年缅甸独立,由于政府和各少数民族对于前一年签订的建立统一联邦协议有不同解读,在少数民族自治权等问题上也发生分歧,致使少数民族诉诸武装斗争。

这种民族矛盾至今还没法解决。这是历史的贻害。过去,缅甸军人政府一味采取镇压手段,一直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致使民族隔阂日益加深,人们很难期望翁山淑枝的政府,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一历史遗留的问题。

一件很奇怪的事是,近年来罗兴亚人人道危机发生后,国际救援组织纷纷施以援手,救援物资纷至沓来,没有国民身份的罗兴亚人得到这样的同情,同样穷困的若开人看在眼里,心中自然很不痛快。

宗教、种族、政治等因素混在一起,铸造了罗兴亚人无解的悲剧。缅甸民主化开始时,罗兴亚人曾看到一丝希望,为了争取选票,当地政府曾发给他们白色身份证件,让他们可以投票。但是,后来军人不承认1990年的选举结果,也不承认这张白纸。一切又回到原点。不受承认为国民,因此是无国籍者,既被歧视,也遭边缘化,更是政治的牺牲品。

经过长时间的发酵,有越来越多的罗兴亚人流落他乡,他们很自然渐渐萌生起武力斗争的念头。这就是罗兴亚拯救军出现的背景。使问题更加复杂化的是,由于罗兴亚人主要是穆斯林,因此他们的武装得到来自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等伊斯兰国家的支持。

这些国家的政府、政党或宗教势力,各有各的政治目的和动机,总的结果是使问题更加复杂化、宗教化和国际化。所谓以暴易暴,不知其非矣。从此,缅甸又增加了一支与政府军作对的少数民族反叛武装。由于有了伊斯兰的因素,其颠覆性和外溢性的后果不容小觑。

综上所述,可见罗兴亚人的悲剧,本质上并不是佛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宗教矛盾。古往今来,宗教本身不是问题,政治才是问题。宗教要么遭到政治迫害,要么成为政治工具,政教不分,必生乱象。若开邦也好,伊斯兰恐怖组织也罢,实质都是如此。

二战后脱离殖民统治而独立的国家,无一不出现这样的乱象。只有极少数国家如新加坡,能够迅速拨乱反正,并严格遵循政教分离的原则,维持种族与宗教和谐,也确保宗教种族课题不被政客所用而复杂化。这是值得新加坡人庆幸的。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