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仁得仁

2017/09/14

求仁得仁

兩位朋友北上,問阿畢有甚麼推介?「你哋想點玩先?飲酒、按邪骨定私竇、短敍?想玩平嘢大冒險嘅,定係玩得舒舒服服呢?真係完全唔同玩法啊!」阿畢問。兩位朋友都是40歲以上,雖然不算有錢,但要他們走進小巷上樓尋歡不知道服務好不好、囡囡會不會扭計的話,應該不是他們那一杯茶!阿畢知道了,想一想就回應:「咁去搵間中型嘅鹹淡水玩啦,呢類場一路都好受港客歡迎o架,表面就係男女賓都做嘅合家歡骨場,實際入到房,啲技師就對你手多多囉!」

據我所知,這類骨場的囡囡很多都是無底薪的,收入來源,就是小費,正正常常揼個骨,兩粒鐘才幾十元代支,身水身汗一日真的無可能揼太多個客人,她們當然會想盡辦法賺多啲錢,結果兩位朋友便聽阿畢的提議上去按摩了。

回來後,他們也識趣交來報告,「間場嘅環境係OK,啲囡囡都做得幾搏,尤其係喺大廳做按腳嘅大姐,兩三下手勢就掃到落我哋嘅敏感部位,好似見我下面有反應,仲急住問我上唔上房!」至於做按摩的囡囡,則沒那麼心急,但還是會作出一定的挑逗,兩位仁兄最後當然是求仁得仁啦!

撰文:黃韋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