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9/12/03)

體 育 | 中超限齡限薪影響幾何?

 【新華社武漢十二月二日電】(記者李勁峰、張悅姍)中超、中甲聯賽二0一九賽季落幕後,各支球隊正處於總結、休整階段,秣馬厲兵準備二0二0賽季。

 中國足協近日發佈《關於各職業俱樂部暫緩簽署球員合同工作的通知》,並明確正在擬訂「關於進一步推進聯賽發展的若干意見」,對現有的一些制度和規定作補充、完善和調整,計劃於十二月初公佈。

 一系列「新政」即將在中國足球各級聯賽執行,二0二0賽季或將出現哪些新變化?

 年輕球員如何獲得更多比賽機會?

 通過制定年齡限制政策,為年輕隊員提供更多上場比賽機會,培育足壇新生力量,一直是聯賽的重要舉措。從二0一七年開始實行「U23政策」實施以來,儘管出現類似秒換下場、補時登場等亂象,但也讓恆大的楊立瑜、申花的朱辰傑等年輕球員在中超賽場上嶄露頭角。

 經過六月份中國足協對U23球員政策的調整,比如要求「每場比賽,場上的U23球員始終不少於一名」「俱樂部隊報名球員中有被各級國家集訓隊徵調的U23球員,可不執行U23球員政策」。這項「限齡」政策也已日趨穩定,因此在二0二0年聯賽中極有可能將繼續施行。

 有消息稱「從二0二0年開始,中乙球隊最多只能報名三位三十歲以上球員,鼓勵年輕球員爭當聯賽主角」,這也引發廣泛爭議。

 中乙球隊只能報三名三十歲以上老將,這意味著大量年滿三十歲,在中超、中甲聯賽中很難獲得出場機會的球員,將面臨無球可踢的局面。從長遠來看,將進一步壓縮很多球員的職業生涯,提高職業足球運動的從業風險,將會讓很多家長不敢讓孩子踢球。

 儘管這項政策在二0二0年聯賽中是否會具體執行,或者以增加年輕球員出場人數來取代尚不確定。但可以預見的是,如何利用年齡限制政策,在各級聯賽中增加年輕隊員的出場時間,比賽機會,增加有效比賽時間,形成良性的職業足球梯隊,鼓勵年輕球員留洋歷練,必然是當下中國足球補齊短板所必須堅持的方向。

 限薪如何體現「精準化」?

 中國足協近日發佈的《關於各職業俱樂部暫緩簽署球員合同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職業俱樂部在新政策正式公佈前,暫緩與國內球員簽署個人工作合同,等待新政策出台。

 根據中國足協相關說明,擬訂「關於進一步推進聯賽發展的若干意見」的原則中,包括推動各級職業聯賽的健康發展,降低職業聯賽俱樂部財務負擔,規範薪酬體系、轉會市場,嚴格監管措施。可以預見,限薪力度將在新賽季中國足球聯賽中明顯加碼。

 各路資本湧入中國足壇,吸引一批高水平外援球員加入中國足球俱樂部,給聯賽發展帶來的促進作用已十分明顯,但由此產生很多俱樂部財務不堪重負,優秀球員過於集中,球員高薪不願留洋甚至影響在國家隊比賽中的投入程度等諸多弊端。

 從「引援調節費」,到「工資帽」「注資帽」,限薪一直是中國足協重點推進領域。去年底,中國足協就明確,中超國內球員個人薪酬(不含獎金)最高不得超過稅前一千萬元人民幣,並對中超、中甲俱樂部支出最高限額,投資人注資等方面要求逐年下降。這對二0一九賽季中超冬季轉會窗口限制各俱樂部「天價引援」成效明顯。

 在國內球員與外援薪酬區別對待情況下,歸化球員薪酬該按甚麼標準來規範要求;為鼓勵年輕球員留洋,單獨限制年輕球員個人薪酬是否可行;限薪逐步加碼情況下,「陰陽合同」等亂象如何杜絕,俱樂部財務情況如何更加透明,這些在二0二0賽季中必然會面臨的問題,依舊有待破解。

 本土鋒線能否「雄起」?

 在二0一八賽季,武磊以二十七球的戰績首次成為中超聯賽的最佳射手,讓本土射手在眾多「洋炮」中終於揚眉吐氣一把。但隨著「武球王」征戰西甲,本土射手中誰能接棒,就成為關注焦點。

 從剛結束的中超聯賽來看,射手榜上本土球員不僅集體無緣前十,而且表現最好的廣州恆大球員韋世豪打入十一球,位列第十七。本土鋒線的整體乏力,是中超聯賽重復多年來難以解決的頑疾。

 二0二0賽季,誰將扛起本土前鋒攻城拔寨的「大旗」?從本賽季表現來看,本土鋒線能夠寄予眾望的暫時並不多。在寄希望於更多後起之秀能夠盡快脫穎而出之餘,眼下只能期待韋世豪在恆大的豪華陣容中繼續學習「漲球」,在鋒線上有更多亮眼表現。

 多年留洋葡萄牙的經歷,帶給這名九五後前鋒不俗的門前嗅覺和技術基礎。但在賽場上多次出現的有爭議表現,也讓他成為中超賽場上的「話題人物」。剛剛公佈的中國男足選拔隊集訓名單中,韋世豪也被徵召,東亞杯上表現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