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9/12/03)

副 刊 | (旁觀者言)口香糖牆和鼻屎牆  方婷

某次看電視旅遊節目,赫然在美國西雅圖竟然有個如此「不衛生」的景點,有一堵五十呎長,十五呎高的「口香糖牆」(我們說的香口膠),顧名思義,在牆的表面都是給黏上已咀嚼過的口香糖,換言之口香糖都是帶着無數人的唾液,一直存活在好幾家建築物的外牆。

這堵牆原本是市場戲院售票亭的一部分。一九九三年,意外製作的顧客把口香糖帶着硬幣黏在牆上,劇場工作人員曾兩度試着要把口香糖刮掉,但最後放棄了。漸漸有更多人在牆上黏上口香糖,到了一九九九年,當地市場的職員認為這堵牆可以成為旅遊景點。美國的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亦曾以此為題材,指在「全世界細菌最多的五個觀光景點」報道中,這堵牆的細菌量只僅次於位於愛爾蘭科克郡的巧言石。

個人感受口香糖之所以被認為多細菌,必定與大家聯想到在咀嚼口香糖之時,必不能少的唾液(口水)。雖然我亦明白唾液中的細菌數目驚人,有專家指一個成人口腔內的細菌平均要有六百多種,數目是六億萬隻。但記得細菌不同病菌,這裏只是一種想像中的可怕,而且還要集中多少人的「傑作」而成?據載二零一五年市場曾經對這堵牆作一次全面大清洗, 結果清出超過二千三百五十公斤的口香糖,得花了一百三十個小時才能完工,還沒有點算清潔員工的數目。

然而我想這種「遠在天邊」的可怕景點,不會及得上近在眼前的更令人生畏。有不止一位朋友說過,她家中的傭工房間,靠近床頭的牆壁,成為一堵「鼻屎牆」,女傭每晚將睡前習慣「挖鼻孔」,順手又自然地抹在牆上,久而久之形成一道「風景」,稱得上是大煞風景。不過大家平日又會將這些身體的「廢棄物」如何處理?希望不會真的自製一堵牆,將這些更噁心的東西黏上去,我告訴你這並不會成為一個景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