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9/09/12)

副 刊 | (旁觀者言)蓋棺後還有話好說 方婷

當香港發生大是大非時,連演藝界都難以獨善其身,不少人被迫表態,亦有人昂然闊步,將自己推向刀鋒浪尖。當然亦有不少被視為傾向建制、投入祖國的藝人,也以不同程度及方式「表忠」。當藝人的算來也好算是在江湖行走,吃百家人的飯,面對的人愈多,有的需要八面玲瓏、有的可以獨樹一幟,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選擇權,回想過去香港電影圈被指讓黑社會滲入的時代,傳聞不少明星都被槍枝脅逼着去拍電影,再恐怖、再艱難的日子都可以熬得過,被聲討、被杯葛,也沒有大不了的。

較早前香港樂壇「長春樹」譚詠麟校長站臺「撐警」,有些舊日歌迷甚至激動得將過去的珍藏唱片等全部毁掉,亦有人覺得「悔不當初」,當年崇拜的偶像,竟然會跟自己的理念背道而馳,心傷心碎了。亦有人拿出富有江湖道義的梅艷芳,又或是當年與譚詠麟分庭抗禮的張國榮來比較,估計如果二人尚在人世,自當會如何如何?死者已矣,猜想他們會有何行徑其實沒有大意義,但適逢這是「哥哥」張國榮六十三歲生忌,若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張國榮也許真的早已退隱法湖,到歐洲生活,逍遙自在。記得他曾在某節目中坦誠過,在「六四事件」當時百萬人遊行上街,他表示自己沒有參加,亦坦言自己對政治「冷感」,雖然有參加過歌聲獻唱,但心底裏張國榮仍偏向明哲保身的一類。

尤其今時今日的香港,一類出生優裕,到外國留過學,生活無憂的階層,對一些難以想像、無法同理化的低下層生活人士,未必會出於理解,繼而同情甚至肯放棄自己所擁有的,出來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這種人在人類歷史不常見,我大約只能想像到像佛祖才能下定的決心,在凡人來說,安穩愉悅已經是自己最大的福報,誰人會捨得將己擁有,化成已失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