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9/09/12)

副 刊 | 阿克貝利前哨探訪記   劉小紅

 記者近日探訪了新疆軍區某邊防團哨所——布倫口邊防連阿克貝利前哨。

 「從連部到前哨,最近的路需翻越數座高海拔達坂,道路非常危險。」布倫口邊防連連長王進軍說,「相對安全的路線是繞道翻越海拔相對較低的木孜庫龍達坂。」

 初秋的帕米爾高原,寒意已濃。

 從布倫口邊防連出發,行駛60多公里,然後翻越海拔4500多米的木孜庫龍達坂,再行駛近百公里,就是阿克貝利前哨。

 翻達坂、蹚河水、越亂石灘,汽車行駛在素有「搓板路」之稱的砂石路上,除了高原反應,記者還經歷了「車在路上跳、人在車上跳、心在肚裡跳」——官兵們戲稱的「三級跳」後,終於到達阿克貝利前哨。

 「前哨偏僻艱苦,官兵們住板房,吃井水。」正在前哨蹲點的副教導員王順義對記者說,前哨的給養物資,即使一棵白菜、一粒米,都要從100多公里外運到連隊,再從100多公里外的連隊轉運至此。遇到路況不好,給養送不到時,官兵們想方設法解決吃飯問題,挖野蔥、炒方便麵、鹹魚罐頭炒米飯……

 即便如此,相比之前,現在的條件已大幅改善。

 那時,官兵們還未進駐前哨,巡邏要往返數百公里。一次巡邏歸途中,汽車拋錨,直到傍晚也沒修好,又恰逢暴雪,情況十分危急,只好求援連隊。雪夜裡,連隊救援官兵帶著工具、食物和棉被在暴風雪中走了幾十里路實施救援。巡邏分隊回到連隊,已是次日下午。

 環境越苦,官兵鬥志越強。組建前哨班時,連隊官兵爭相報名,連部辦公桌上堆滿了《申請書》。

 「不到前哨,不算布倫口邊防連優秀的兵。」前哨班班長、四級軍士長胥申輝說。

 在前哨,官兵們除了巡邏執勤,個個發揮特長衛國戍邊。

 蒙古族戰士、上等兵阿龍,自學維吾爾語、哈薩克語、柯爾克孜語,發揮語言特長,擔負「編外翻譯」。下士胡楊州,利用在地方學的挖掘機技術,主動擔負前哨設施建設。中士趙克欽能熟練駕駛連隊裝備的所有車輛,駕駛技術過硬。今年,連隊駕駛員在位少,趙克欽主動申請堅守在前哨不換防。

 上士韓悌全在前哨戍邊時間最長的,參加巡邏次數最多,熟悉前哨各點位情況,是公認的「邊防通」。前哨只要來了新戰友,巡邏一次,他「教學」一路:這裡冬天積雪厚,那裡容易落石……

 戍守邊防,雖然寂寞,可業餘時間,前哨班官兵都有自己的「小愛好」:胥申輝喜歡看書,戰士阿拉帕提喜歡學漢語、練漢字,趙克欽專注於研究「土法製雪糕」……

 邊防線上,子弟兵和牧民群眾還演繹著「軍民一家親」的「魚水情」。

 這裡遠離城鎮,牧民們有點頭疼腦熱,都願意到前哨找軍醫。官兵們不但熱情幫忙,而且定期巡診送藥。

 做嚮導、當翻譯、同巡邏,牧民們也常常給官兵幫忙。前哨蚊蟲多,前不久軍犬被叮咬感染發炎。一位牧民知道後幫忙送醫,一週後,又把治癒的軍犬送回前哨。

 如今,各級不斷為前哨解決實際困難,配發了裝配式營房、打了水井、通了光纜。「祖國和人民時刻關懷著我們,我們更要克服困難守好邊防,讓祖國和人民放心。」王進軍說。◇ (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