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9/08/14)

副 刊 | ​(生活搜聞)「小職業」變遷下的社會「大發展」 何磊靜 楊晨光

 江蘇無錫的高大爺已年近八旬,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是當地村裡有名的「磨刀師傅」。

 「後來刀具性價比越來越高,我就沒生意做了,索性就不幹了。」高大爺說,隨著刀具工藝的進步和成本的降低,他早就認定這會是個被社會淘汰的職業。

 一九九九年,中國首次公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就取消了「磨刀補鍋」這一職業。

 新中國成立七十年來,經濟與科技的進步造就了一批批職業的淡出、升級與新生。「舊時日子縫縫補補,修碗補鍋都是行業。」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高永安說,行業會根據需求的變化產生或消失,新舊行業交替是必然的趨勢,透視其中變遷,能看到社會生活的不斷發展。

 政策體制的改變,淘汰了計劃經濟時期的糧油管理員、票證管理員、物資供應員等職業;生產力與科技的進步,讓機器與技術取代了電影放映員、鐵路扳道工、尋呼轉接員等工作;人們生活質量提升,使修鋼筆的工匠、走街串巷的賣貨郎等行當退出了舞台……

 業內人士指出,如今,大量傳統行業已經細分成了不計其數專業化的新工作,比如傳統農民分化成了農技師、農藝師、農場主等,美容師衍生出了美體師、美甲師、髮型設計師等,教育行業有了從線上到線下、從培訓嬰兒到老人各式各樣的新「老師」。

 來自江蘇蘇州的吳秀萍做過傳統保姆,現在是家政服務公司的育嬰師,她深刻感受到了這一新行當的火熱。

 「現在家庭對保姆的需求更多、更細,這一職業已經演變成家政服務員、育嬰師、養老護理員等,有些工種月收入可上萬,要求各種技能培訓。」吳秀萍說,雖然行業競爭異常激烈,但細分後的工作社會認可度更高了,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升讓很多崗位變得「理所應當」。

 社會發展的新方向也促成了許多新職業的誕生。

 這兩年農忙時節,山西運城的任海水穿梭于當地桃樹林間,操作植保無人機噴灑農藥,他是一名專業的植保「飛手」。「無人機植保作業會是一種大趨勢,既能減輕農民的工作量,又能使人避免農藥的傷害,還能降本增效,未來越來越多農民會想從事這一職業。」任海水說。

 任海水口中的「無人機飛手」已成為國家正式認可的新職業。今年四月,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等多個部門向社會發布了包括數字化管理師、人工智能工程技術人員、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無人機駕駛員等在內的十三個新職業信息。分析人士表示,這些新職業所在的行業都有著廣闊的發展空間和良好的增長勢頭。

 今年七月二日,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佈的二零一九年雲計算發展白皮書顯示,二零一八年中國雲計算市場規模達到九百六十二億八千萬元,增速達百分之三十九點二。雲計算和大數據等高新技術產業已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與之相伴的是,雲計算、大數據技術工程人員也變成了備受歡迎的新職業人群。

 在工業物聯網領域創業的林芝羽對此深有感觸。「人工智能是未來一大發展方向,新方向正催生越來越多有前景的工作機會,比如這一領域相關的機器人教育、編程教育等逐漸走進中小學生,不少青少年都已經在為未來打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