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9/03/15)

副 刊 | ​教育要循序漸進忌揠苗助長 王欣

 近年來,筆者常聽到家長反映:小學生入學後,家課內容、書寫量比幼稚園時,有大量增加。

 一、某些學校「小一」的課業負擔

 二O一八年九月,家有小女升讀小一,全家欣慰:最小的孩子的學習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她也很高興。每天放學,回到家中,立即做家課。但是今年的小一比以往增加了「網上閱讀」與「英文小草」的練習;然而,孩子才讀小學一年級,還沒有開電腦課呢!家長都是願意與學校做好配合的,於是就在家中及時添置了新電腦。幸好,我家家長都是大學以上的文化程度,這些內容雖然難不倒我們,但就需要有人在她身旁施以必要的輔導。若哪天的家課有「網上閱讀」或有「英文小草」的書寫,她常常從放學到家後便要忙到晚上八、九點,才能吃晚飯。筆者曾經詢問過「孩子家長群」的微信群組:大家異口同聲地說,孩子放學以後都是需要寫這麼長時間的家課。有的老師說,嫌孩子課業負擔重,你可以轉校!家長們自然都不願給孩子轉校,因為這可是一所辦學歷史悠久的澳門名校呢!家長們希望孩子自幼就能吃「苦中苦」,為以後成為「人上人」打好初步基礎,可憐天下父母心!若是家長不會電腦的,也只好將孩子送到補習社去完成「網上閱讀」功課好了。

 前兩年,筆者曾聽教青局的領導說,如今澳門中、小學生已經減輕課業負擔了。以前,我們只聽說國內孩子的課業負擔重,其實,稍微細心的人們,當您漫步在澳門大街時,會見到馬路邊都會有著各間AA補習社、BB補習社、CC補習社……不一而足,而筆者據號稱本澳最大的儒X補習社的工作人員介紹︰該補習社已有五千名補習學生了。

 從完成家課掌握到新知識、新技能,小朋友本該充滿快樂和期待。可是在澳門一些學校教育中,小朋友的學習也是著重抄寫的。據說不只是小朋友,甚至家長、老師等,也被學習的重擔壓得喘不過氣。因此,老師、家長互相交流時,常說:「與小朋友溫習的時光,正是最影響親子關係的……」

 總括來說,中國教育最大的問題,就是家長、社會和教育界對於「教育」沒有一致的看法。

 二、教育是要以培養人的發展能力為本

 現代醫學研究表明,兒童的大腦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發育完善的。個體身心發展是一個由低級到高級、簡單到複雜、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各階段的先後順序不能顛倒或超越。身體的發展遵循著從上到下、從中間到四肢、從骨骼到肌肉的發展。心理發展的順序性,體現在由機械記憶到意義記憶,由具體思維到抽象思維、由喜怒哀樂等一般情感到理智感、道德感、美感等複雜情感。在個體發展的過程中,無論其身體的發展還是心理的發展,都應表現出一種穩定的順序性。

 隨著知識經濟的發展,如今已經重新定義「人才」的觀念,即「人才」已定義為擁有不同專長的人。教育就是要發現、發揮不同學生的個性發展,成就各類人才,當然在現實中,可能關於人才的判定方法見仁見智,又有所不同。

 筆者認為,我們教育現行的價值取向值得深思:「究竟培養成一個有創造精神的人,還是培養成一個聽話的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我們要看到一個基本的事實:教育要以培養人的發展能力為本。就在我們國家的社會生活各個領域發生了巨大變革的今天,我們的教育指導思想、教育方針和培養目標等理念基本上卻還是「一九五零年的版本」,這是非常不適應社會的發展,和人的發展的需要的。

 我們過去講的教育是要培養學生「德智體全面發展」,有些籠統。但是「德智體全面發展」是要靠人的一生造就的,而學校培養的應該是:學生全面發展的能力,這就是我們講的「素質教育」。

 長期以來,在我國教育政策的制定過程中,作為利益直接相關方面的學生一直是「沉默的大多數」。那麼,我們培養出的只是聽話的學生,而不是有創造力的人。教學,就是教學生學。教師需要認真思考應該怎樣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來教書、要做教育的主人、掌握課堂教學的決策權。

 澳門政府在二O一一年推出了《非高等教育發展十年規劃(2011~2020)》,為教育事業的十年發展建立了具體方向和發展藍圖。同年,亦首次推出了持續進修發展計劃,為推動居民終身學習和建設學習型社會創造了條件。二O一二年制訂了《非高等教育私立學校教學人員制度框架》,簡稱《私框》;從法律與制度的層面提升了私校教學人員的專業素質。二O一四年,特區政府逐步頒佈了《本地學制正規教育課程框架》及《本地學制正規教育基本學力要求》行政法規,引導學校優化正規教育課程,提升人才培養的素質,促進學生全人發展。二O一五年九月,本澳幼兒及小學教育的「基本學力」已分段實施;二O一七年九月,將落實各中學的初一及高一的「基本學力」。由上述情況可知,澳門政府、教青局頒布的諸多法律、政策,為的是使澳門學校培養出更多的合格接班人。

 三、沉重的「小一」書包對孩子身心健康的影響

 本澳小學用的語文、數學、英文課本多採用本澳編纂的教材,在幼稚園階段,課本是按單元分開多冊,每天上學帶的書不多;但小學教材就分了上、下學期,導致小學生必帶的書本的重量大大增加,加上練習、筆記等,每天都需背十多本書上學,書包的重量猛增。課後練習、網上閱讀、默書、測驗數量頻繁,小一每天的功課量少則三、四項,多則六、七項,小朋友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功課並且能理解?確實不易。上述也僅屬功課部分,默書、小測、大測的溫習內容還未計算;小朋友若在十時前上床休息,已是思維、動作的敏捷者。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教育問題報告《學會生存》中,把「培養創造性」作為當代最重要的育人目的之一,給人才的定義是:「具備創造精神和能力,做出了或正在做出創造性成果的人。」可見人才與知識、學歷、地位等無關,只與人的創造性相關。

 那些年,筆者可未曾聽過,她的兄長說老師佈置的家課有「網上閱讀」與「寫英文小草」呢!

 廿一世紀科技蓬勃發展,學習的最終目的是掌握未來求生存、生活的技能,在小朋友心智及思考發育的黃金時期,我們有的基礎教育方法卻集中在抄、寫、背、默的原始階段。例如,有的學校教師仍然追求小朋友的字體需如電腦打印般端正,小女為追求抄寫家課能進入到「甲」的等級,在課餘已經辛苦練習半年了,但最好的成績也僅僅是乙上。

 每位小朋友都是獨一無二,如果他們每天面帶笑容上學,放學後,與人分享學習的點滴體會,便是發揮出了孩子的學習主觀能動性。為此,家長們希望澳門的教育制度能有實質性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