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8/11/09)

副 刊 | (格仔有見)讀金庸

金庸創作出來的武俠古代中國,是一種對於中華文化的想像,他將主角置於中國傳統倫理──家國、朝廷、出世入世之間,尤因他本人好讀古書、歷史,受訪時曾講過自己熟讀《資治通鑑》,他懂得將中國人的人性、深刻的情感及思想掙扎,生動描繪出來。這些都構成他小說的魔力,能讓一代代的讀者為之著迷,他的文字,與流行大眾媒介有機結合之後,啟蒙了不少讀者,開啓他們閱讀之門。

還記得,中學時期的同學,總有不少在課堂或學業上被認為「唔讀得書」(不適合於澳門的教育制度、考試制度的朋友),在課堂上不願聽書、聽教,備受責。他們原來是重度、深度的武俠小說讀者,倪匡的《衛斯理》、金庸的著作大多看過一遍又一遍。那些年,在課堂上目睹不少次,那些同學就用教科書、筆記遮擋著小說,老師講課或是枯燥無味,他們就在遮掩之間,一頁一頁地翻看小說,追逐著郭靖、楊過的國仇家恨。原本,自己跟那些同學不算特別熟落,沒有甚麼投契的話題,但因為小說、情節,金庸,成為了大家的話題,談得興高采烈。

那時,金庸小說可供討論的方面實在不少,文科生所需要讀歷史、地理,金庸用人物故事滿足了真實的名山大川,讓讀者神往,也令本來枯燥無味的知識,變成生動的故事現場,讀者代入人物角色,馳騁草原。

文字的美妙,還將人生在世的道德倫理具像化,讀者從小說世界中,啟迪不少。人生路上將遇到的正邪善惡,不再是童話內的黑白分明,金庸的小說,就在不知不覺間,為讀者樹立了人生榜樣與道德標準,所謂「不聽教」的同學,也從金庸小說中吸收到家長、老師的苦口婆心,金庸小說的教育意義,也就從另一層面達到了。◇   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