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8/07/12)

特 稿 | 最可能受害的會是誰?

 澳門特區政府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昨日強調,民防工作除了行政當局要承擔外,還需要全社會的共同承擔。筆者認為值得大家思考的是,如果不願共同承擔,最可能受害的會是誰?

 《民防綱要法》法案中所涉及的多是發生大災難或大型公共安全事故時的情況,並非一般正常情況,因此,如把非常情況拿來當一般正常情況去討論,恐有「牛頭唔搭馬嘴」之虞。

 《華盛頓郵報》日前報道,Twitter公司為減少錯誤資訊流竄,最近兩個月內,每天都終止超過一百萬個帳號。

 Twitter與像是Facebook之類的其他社群媒體平台,因防止假資訊散播的努力做得不夠已被美國國會議員與各國監管單位盯上。那麼,美國國會議員與各國監管單位是否在設法限制言論自由呢?

 在發生大災難或大型公共安全事故的非常情況下,筆者相信大多數人會認為最優先考慮的是設法把人命傷亡和經濟損失減至最低。日本暴雨成災就是一例。

 日本以「防災大國」自居,但在執筆時,這次暴雨成災已導致一百七十九人死亡。雖說破歷史紀錄的暴雨是造成傷亡慘重的主要原因,但沒有強制撤離規定也是其中一個原因。這次的水災中的被害者大多為七十歲以上的長者,雖然當局在豪雨一開始便隨即發佈警報,但有許多長者不願意離開自宅前往避難場所,甚至無法自行移動至高樓層或是前往屋頂避難,也導致洪水一來根本逃生不及,倉敷市真備町有十多位七十到九十歲的高齡者犧牲即是一例。

 這樣的結果也讓日本政府開始討論,是否要以更加強制的手段讓住在地質敏感地帶的居民能夠及早撤離。試想對此建議,是否應以「限制人民選擇的自由」來予以否定呢?

 筆者認為值得大家思考的是,面對類似的建議,如強制撤離規定、虛假社會預警罪,如全盤予以否定,最可能受害的會是誰?得益的又會是誰?◇

 陸天